港聞

港聞一

兒子獄中難耐 母親淚眼等待

【明報專訊】K媽(化名)記得兒子阿K(化名)還押一刻,本來她正在上班,得悉時渾身顫抖,只覺無助,本來政治冷感的她為了兒子奔走張羅,「人們說生不入官門,現在都做了」。去年底,阿K因示威而須還押,早前才獲保釋。直至回家那一夜,阿K才知道家中的牀,原來這麼軟。

收押所沉悶 談政治度日

感動鐵窗外「手足」聲援

阿K參與反修例示威,來本不欲香港自由被內地收緊,他卻因而失去了自由。收押所的生活,阿K用「沉悶」概括。同期10多名示威者在囚,彼此立場一致談政治;團體寄來網上資訊也能解悶,最令他感動是聖誕節不少人在收押所外高呼支持,「很感動是聽到手足聲援,叫了我的名字,說『我撐你』」。

K媽面對兒子一次次被拒保釋,則總禁不住流淚,那時她每夜想起案件就難眠,「眼光光等天光」,卻無法與人傾訴;最擔心是不知兒子要困多久,「一想起就驚」。K媽多於周末探望兒子,每次等待個多小時,只為見面15分鐘,曾連續3個周日拿衣物給兒子卻被拒,後來懲教署人員才告知周日不予處理;寒風凜冽的年初四她前往收押所,詎料兒子友人先她一步探監,街上無人,獨她拿着大袋物資回家。

直至早前案件再訊,控方不反對阿K保釋,但每日只得4小時可外出,要工作、見友人都困難,但他與同案被告已高興得跳舞,「出來那刻,感覺已經很不同,走出法院後,感到暫時自由了」。得悉兒子保釋時,K媽也興奮得很,「他們在裏頭跳舞,我們在外面跳舞;說要保持距離、不要握手或攬頭攬頸,我們全都做了」。

准保釋限外出 母子隔空跳舞

阿K不為入獄而後悔,「我只是(還押)4個月,更多人或因暴動判囚數年、甚至失去生命,自己的付出都不算什麼」。他稱未來主要參與合法行動,對此,K媽還是說「不擔心就假囉!」兩母子政見不同,過往鮮談政治,現時多了討論也不會吵架,K媽說,「他們有他們的思想、想法,這麼大的人,也阻止不到」。

K媽區選成首投族

「這樣都不做 像對不起他們」

K媽不諱言,自己過往政治冷感,立法會議員她認不出,去年大型遊行她沒參與。曾經她為自己在香港長大感到自豪,後來抗爭愈演愈烈,無論警察、示威者也好,她對雙方都感心痛,「有種感覺是,自己人打自己人」。直至兒子還押後的區議會選舉,她終於投了人生第一票,「連這樣簡單的東西都不做,好像對不起他們、對不起自己」。

(反修例風暴)

相關字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還押 逃犯條例 反修例風波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