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下一篇
上一篇

嶺大學者訪1.5萬集會者 稱年輕人盼捍衛道德 袁瑋熙:政府須回應「嚴懲違規警」

【明報專訊】反修例風暴尚未止息,社區對話未見成效,《禁蒙面法》更激起示威者新一輪武力升級,香港如電腦般「死機」,在漩渦中運轉不停。未來一段日子,香港何去何從?如何能重新啟動(Reboot)?本報每周一篇推出Reboot Hong Kong系列,專訪學界、社福界、政界、文化界等不同界別人士,另邀請一名本身是大學生的準記者參與訪問,從年輕人角度提問,為香港前路尋覓啟示。

明報編輯部

數以百萬計市民先後走上街表態,各人想法不盡相同,一班學者自反修例運動開始直接與示威者、年輕人對話作現場調查,當中包括嶺南大學政治學系助理教授袁瑋熙。「推動大家參與示威的原因,很主要是警暴。」他說,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已「too little too late」(太少、太遲),政府要真正回應的,「一定要嚴懲違規的警察,這只是法律以內的事」,他從現場調查了解到,示威者明白在警暴背後,必須改革政治制度,才不會有下一個修例風波。

明報記者 馮樂琳

民主派在區議會選舉取得八成半民選議席,袁瑋熙認為,短期內可緩和近半年的激烈警民衝突,「選舉結果前所未見,有很多未試過的空間和可能,大型的示威、遊行雖會繼續,但激烈衝突應可緩和」,區選結果象徵在地區可建立一套新制度。至於特首林鄭月娥在區選後表示考慮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Independent Review Committee)」,他認為市民不會對政府有任何期望,甚至有市民嘗試建立自己的制度,如「黃色經濟圈」(支持同立場的店舖),「發展到一個點,就好似真的回不了頭」。

和理非撐升級 證文化改變

民調與現場調查的作用有別,前者可了解民意,後者可了解示威者想法的變化。反修例風波持續近半年,袁瑋熙在6月初至10月尾在集會現場訪問了逾1.5萬人,包括不同年齡層和學歷的參與者,了解其參與原因和訴求;他發現,在後排的和理非示威者同樣支持升級、支持暴力,「這個很有參考性,體現了香港抗爭文化的改變」。

政府不是沒有嘗試過伸出橄欖枝,辦了一場公開對話會,是一個「signal」(信號),表現出政府願意聆聽;他觀察到,雖然不少人批評對話會沒有用,但最少其後短時間沒有激烈衝突,「一星期後推出禁蒙面法,暴力突然提升,之後一直繼續,軟、硬哪樣有效?其實很明顯」。

袁瑋熙以中大校長段崇智為例,最初被學生罵「段狗」,一場與學生的閉門會面後,一夜間成了「段爸」,「不是要你條命,但至少(段崇智)給同學感覺是站在他們那一邊」。袁瑋熙認為示威者仍願意給政府機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是極低門檻的妥協,但事到如今已是「too little too late」,重要是背後意義,政府要真正回應市民所關心的,「一定要嚴懲違規的警察,這只是法律以內可以做的事」。

錯失獨立調查機會

如今已「太少太遲」

根據警方的拘捕數據,被捕者學生所佔比例一直增加,6月至8月被捕的1046人中,學生佔257人;在本月11日的「三罷」行動,警方拘捕的287人中,三分之二是學生,年紀最小的只有12歲。與中學生多次交談的袁瑋熙發現,他們上街的原因比成年人更簡單直接,「最年輕出來的一班人,對道德的執著很強」。他說,學生眼見有人受傷、犧牲,被打的甚至是自己同學,自然刺激到他們從小學習的道德價值:賞罰分明、良知、同理心等,當見到竟然與現實不符,就會反問:「你(政府、警察)是不是違背了這些價值?」

示威後「學習」 看清問題根源

有中學生跟袁瑋熙說,最初參加示威是湊熱鬧,但在現場便明白發生什麼事,回家後會上網找資料,了解香港的體制、李家超和鄭若驊是什麼人,「他們是會學習的」。在示威現場很多學生針對警察,但學生都明白警暴背後的制度暴力,會質疑政府不與警察切割,為的是保護政權,「成年人不應該低估學生(遊行示威後)回去的反思」。

(Reboot Hong Kong)

相關字詞﹕獨立調查委員會 袁瑋熙 反修例風波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