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下一篇
上一篇

咬甩耳後首擺街站 趙家賢籲選民勿因懼怕暴力不投票

【明報專訊】在太古城西競逐連任的民主黨東區區議員趙家賢月初在區內遭咬甩耳廓,留院至前日才出院,未能進行競選工作,其間民主派成員不時為他到區內拉票。趙家賢昨晨「復出」擺街站拉票,其受傷耳朵以紗布覆蓋,不少市民上前握手並關心其情况。

趙家賢受訪時表示,遇襲當日原欲完成選舉郵遞,最終卻未能寄出;雖然明天是選舉日,他預計自己不時會因暈眩而需稍作休息。

趙家賢說,相信街坊理解他的處境,但只怕選民因恐懼而不敢投票,「面對暴力威嚇,更要投票去顯示港人的民間訴求」。當區另一候選人為經民聯丁煌,本報至截稿前未聯絡得上。

本月初一名男子在太古城因政見不合襲擊市民,趙家賢制止時遭兇徒咬甩耳廓,他接受訪問時憶述,那刻痛楚如同刀割:「被咬一刻,行兇者大力扯脫(耳廓)的聲音,我永世都會記得」,他說當時幾近休克,等候救護車期間,急救員不斷拍打其面部以確保他清醒,鮮血不斷流到衣服上。

趙:扯脫耳廓聲音 永世記得

兇徒只咬了一口,趙家賢的接駁手術卻縫了35針,術後每日數度注射抗生素,連帶左肩也因而腫痛,但耳廓部分仍然壞死,造成永久性創傷。耳朵是神經線密集之處,至今他不時仍覺傷口陣痛、麻痺,亦因失去耳廓包圍,常聽到後方傳來的聲音,也會因左右耳聽到聲音不平衡而感頭暈。他不時需服用止痛藥,並引述醫生預計,痛楚未來還將持續3至4個月;但亦有極端例子,終生都覺疼痛。

稱無法恐懼太多 「我是公職人員」

回望遇襲情節,趙家賢說直至手術後才看到事發片段,看時心情竟然平靜而不覺恐懼,「我是為保護市民而受傷,無法恐懼太多,但若我代入(遇襲)那兩夫婦,行街時也有人因政見不同而被刀捅,他們才更無辜。」他說亦會反思改善之處,舉例如果知悉對方有意攻擊耳朵,便會選擇蹲下解圍,「但我有責任,他(兇徒)想攻擊市民,當然要保護,我是公職人員呀」。至於案件進展,他預計將於區議會選舉過後,才帶同律師錄取口供。

(區選前哨戰)

相關字詞﹕趙家賢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