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下一篇
上一篇

以身體宣示出櫃 嘆最難面對至親

【明報專訊】剛在浸會大學電影系畢業的黃榮鋒,把自己看成以身體寫下一篇宣言給香港,他終於誠實面對自己的同志身分,卻仍有一事無法跨越,「原來回到家庭,我還是無法面對最親密的人——我的母親」。由落案起訴至開審,阿鋒一直對母親不提不說這件事。母親最終在報道得悉,只簡單一句向阿鋒說「永遠都支持你」。至此,阿鋒仍對母親感抱歉,「我能夠向全港人出櫃,卻害怕道出真相會傷害母親,遭她拋棄」。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