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一

下一篇
上一篇

由「終於回到香港」 到「終於身在台灣」 異鄉毋憂失自由 林榮基:回港?不了

【明報專訊】林榮基在台北的家,樓下偶爾傳來叫賣聲,身在異鄉,台語的叫賣聲卻令他想起七八十年代的香港。那個香港早已遠去,那些年的生活,他在海峽另一端尋回。

兩個多月前,林榮基坐上往台北的飛機,恐懼通過修訂《逃犯條例》會再度身陷內地囹圄。如今修例暫緩,回來可好?他抽口煙,娓娓道來異鄉點滴,「叫我回香港?拜託,不了」。

文:邱榕瀅

林榮基仍然記得1990年代的往事,那些年出差兩周後返港,他在啟德機場上空看到九龍城的低矮樓房,熟悉感油然而生,心裏高興得很,「終於回到了香港」。兩個多月前他離開,起飛一刻卻鬆了口氣,高興的感覺在抵達台北桃園機場一刻湧現,「我終於來到了台灣,我終於身在台灣」。

懷念七八十年代香港 問今日社會「正常嗎?」

他不諱言,這幾年間,對香港的感情也起了變化。

他懷念七八十年代的香港,社會氣氛祥和,英國人照顧民生,租金太貴推租金管制,興建醫院加建病牀。今日香港,人們看着樓價持續上升,車位也要百多萬元,「正常嗎?這不正常」。他反問,當無法改變香港,當他無法過回當年生活,「我為什麼還要留在香港?」他說,最起碼在台北居住的小區,聽得到那些年的叫賣聲,有時他會在便利店買罐啤酒,坐在樹下長椅乘涼,天熱時可以在家中陽台,放張茶几,吹吹風,喝杯茶,讀本書。這類小陽台在台灣平民的家很平常,在香港卻是奢侈品。

指修例23條後 「怎知會否有第三把刀?」

離開香港,本因政府推動修訂《逃犯條例》,顧慮到人身安全,3月底他開始計劃,「香港政府現在看情况是信不過,怎麼信得過呢?」他形容修例與《基本法》23條立法無異,都分別放了把刀在港人頭上。當下修例暫緩,可會歸來?他反問:「我怎知道明年會否有第三把刀?」

但他對香港的感情猶在,看手機關心的還是香港點滴,出席座談會、見傳媒,總提到香港現况,盡力為港人發聲。電視新聞偶然看得見他在異鄉的身影,總是用帶有濃濃香港口音的國語,努力呼籲他人要警惕「一國兩制」,要支持台灣,要支持香港。

憶佔運後港人不去抗議 對6月抗爭「跌眼鏡」

這個6月,看到港人的抗爭意志,林榮基有點跌眼鏡。

他記得,2014年佔領運動過後,遊行示威、政總集會,每次人數不過一千幾百。一次集會過後,他乘車經過銅鑼灣,消費者成千上萬,「都是香港人,數小時不去抗議,去shopping、看電影,這與你有關係的,為什麼自己不關心?」

後來看到6月9日、16日,民陣說分別有103萬、200萬人上街,「誰想到呢?」示威者以年輕人為主,林榮基說他們成熟了不少,會思考一旦修例通過,影響的不止自身,卻是關乎下一代,最起碼願意走出來抗爭。

佔領運動過後,「無力感」在香港縈繞不去,林榮基從自身日常開始對抗。他不喝青島啤酒,只喝台灣啤酒,穿的絕不買內地製造,吃的是台灣水果,寧願多花數塊也要吃英國黃豆,手機絕不用中資背景品牌,就是絕不讓中國賺他一毛錢,「每個人都做得到,只看你做不做。讓它(中國)賺錢去壓迫你,哪有這麼笨的?」

但他亦曾經毫無選擇。

2015年,出售政治書籍的銅鑼灣書店有5人相繼失蹤,林榮基作為店長,失蹤數月後,電視播放了他的「認罪」訪問。重提當年時日,他猶有餘悸,說香港坐牢猶可閱讀寫信,內地拘禁連這些自由都沒有。

憶內地拘禁拒醫生送茶葉 無欲則剛

他說起在寧波被拘押的一個小故事。那時醫生會定期為他檢查身體,醫生看他每日只喝熱開水,送他一點茶葉,林榮基喝了一次,將茶葉統統丟了。因為茶葉太差?他搖頭,那都是上好茶葉,但身在那個環境還要求享受,卻是不智,「當你喝慣了(上好茶葉),別人不給你,你會怎樣?我為什麼要去求人呢?」無欲則剛,這句話他體會尤深,經歷過失去自由的環境,唯有拒絕利誘,對方才無法動你分毫。

後來返港,九龍塘火車站外抽的3支煙令他下了決定,要將內地拘禁生活公諸於世。由香港走到台灣,當身邊風景、語言統統改變,林榮基唯一不變的,可能是煙癮。訪問個半小時,林榮基抽了7支煙,但他不再擔憂失去自由。以往在香港,他外出總得左看右看,走在異鄉,總算無人跟蹤在後。在台灣,自由嗎?「自由。」那麼,快樂嗎?他笑着舉起手上啤酒,點點頭。

(反修例風暴)

相關字詞﹕《逃犯條例》 啟德 新聞 自由 閱讀 傳媒 一國兩制 香港 英國 逃犯條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