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下一篇
上一篇

最難忘風球下遊行「慷慨激昂」

【明報專訊】29年來,莊耀洸從不缺席支聯會的維園六四燭光晚會。1989年,作為中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的他,為支援民運,多日在學生會室留宿,連吃早餐的時間都沒有;不惜徹夜趕工,務求身在中大及北京的學生遊行時可拿着同一款橫額。

當年中大學生會早於4月已開始為北京學生籌款,莊耀洸除負責與到京支援的中大學生聯絡外,更要應對數之不盡有意幫忙籌款的熱心電話。5月4日,為聲援北京學生,莊耀洸等凌晨趕工,製作遊行橫額,並於早上8時半在中大烽火台起步,花了約10小時遊行至遮打花園,成為當年最長的遊行。

趕工製作 冀港京學生舉同一 橫額

5月19日晚上,聽過時任總理李鵬講話,北京宣布戒嚴時,莊耀洸等冒着風雨,四處呼籲同學20日凌晨3時在烽火台集合,遊行至新華社。莊耀洸記得,當時站在梯上的自己都聽不清楚透過大聲公的說話,滂沱大雨澆不熄同學的憤怒。回到學生會室稍作休息,莊耀洸等隨即再參加遊行,雖然已是8號風球,市民卻毫不猶豫走上街頭,「很慷慨激昂,太原始,真是很有遊行的感覺」,這亦成為他最難忘的經歷。

近年不少大專院校學生會及大專生不參與支聯會六四悼念晚會,莊耀洸覺得,在學生角度「去不去是個人選擇」;但從支聯會的角度,期望更多人參與及明白此事的重要。他說,悼念事件有一定作用,「如果有人做錯事,尤其是政府,人民不會就此算數或忘記」。

莊耀洸認為,若錯事被忘記,會再次發生。六四至今多年仍未平反,影響人民質素,「歷史解不開這個結,下一步好難再向好方向走」。

相關字詞﹕六四30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