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下一篇
上一篇

智障聽障視障 無阻親情連繫 媽媽手心傳話 走進女兒孤獨世界

【明報專訊】分娩那天,麗莎媽媽看着麗莎圓滾滾的頭,一度以為她沒長頭髮,細看才發現她頭上長了白髮,其後醫生確診麗莎患有白化病。成長中,麗莎體弱,且講不出、聽不見,麗莎媽媽帶她看醫生,再確診聽障及嚴重智障。丈夫不喜歡麗莎,麗莎媽媽便獨力帶着這個不一樣的孩子,每日忙忙碌碌,在酒樓工作12小時後,又拖着女兒去學習手語,風雨不改。母女好不容易透過手語「接通」,麗莎卻又患上視障。麗莎媽媽不言放棄,母女再學「觸感手語」,走進一個外人無法介入、只有你懂我我懂你的世界。

文:陳冬綾 圖:蘇智鑫

麗莎媽媽執起麗莎的手,用指頭在掌心上寫寫畫畫, 麗莎吃吃地笑,似懂非懂,媽媽耐心,手口並用地把話重新表達個兩三遍,麗莎終於點頭,媽媽滿意地笑笑,麗莎靜了下來,繼續在椅子上自得其樂,在旁的麗莎媽媽忘卻昔日艱苦,只剩幸福寫在臉上。現時只得一件事令她掛心,「我始終想政府派到宿舍給她」。

「你叫我麗莎媽媽就好了,人人都這樣稱呼我。」自麗莎出生以來,麗莎媽媽「背棄」了自己的名字與人生,全副心神放在麗莎身上,演繹媽媽身分。麗莎生於內地,自出娘胎便確診白化病,至兩歲時再確診聽障及嚴重智障,麗莎媽媽憂心忡忡,幸得其母親一句「不怕,把她養大」,說話刻在心頭。

夫婦破裂 媽媽日做12小時養家

麗莎媽媽31年前帶着10歲的麗莎來港,與丈夫居於深水埗「唐六樓」劏房,及後再誕下幼女。由於丈夫不喜歡麗莎,夫婦不時吵架,關係破裂,麗莎媽媽便帶着麗莎離家,在公園露宿數晚。當時麗莎媽媽想過輕生,麗莎只靜靜待在媽媽身旁,「可能不是我鼓勵她,而是她鼓勵了我」。生死一念,麗莎媽媽選擇堅強,「如果她沒有媽媽怎麼辦?我不會放棄,上天送她給我,我就要承受和照顧」。

丈夫拂袖而去,麗莎媽媽到酒樓打工,撐起全家。持續朝五晚五工作,有時凌晨替人「頂更」洗碗,終「捱壞」身子,導致椎間盆突出,及後又患上肩周炎,無法拿重物。醫生勸麗莎媽媽動手術,她不肯,因擔心入了醫院便無人照顧麗莎。

放不下女兒 椎間盆突出拒入院

麗莎的世界裏沒有語言,她不懂表達自己,着急起來便動手打媽媽,有時飯菜不合意,麗莎鬧彆扭,筷子遞到面前仍堅決不吃,麗莎媽媽只能隨她哭鬧。一屋吵吵鬧鬧,惹來鄰居伯伯不滿,「人哋返學你又無去返學,嘈喧巴閉」。麗莎媽媽沒反駁,把閒言閒語一一吞進肚子。

花3年學手語 再學「觸感手語」

麗莎媽媽想改善與麗莎的關係,卻無從入手,直至有日社工提議麗莎媽媽學手語。中心在將軍澳,她們家住深水埗,麗莎媽媽知道車費連學費負擔不輕,但她沒有卻步。花了3年,每晚拖着麗莎坐巴士去學手語,至學成畢業,她們終於走入對方的世界。麗莎「健談」,每日例必與媽媽分享在日間訓練中心的見聞。

約10年前,麗莎因視神經萎縮,視力逐漸衰退,二人又到盲人輔導會學習觸感手語,麗莎媽媽自此成為女兒的「專屬導譯員」。麗莎手舞足蹈,麗莎媽媽翻譯:「她說母親節快樂。」每逢節日,麗莎都會送禮物給媽媽,有時是自製的戒指,有時是卡片。今年母親節,她則提早帶媽媽到快餐店慶祝,點一份餐兩份吃,麗莎請客,麗莎媽媽心甜:「好開心、好開心。」

年輕時為着女兒拚搏,留下滿身病痛。如今麗莎為媽媽遞水、按摩,麗莎媽媽知道這是默默耕耘的收穫。「不知以前的力氣從哪來,但只要她在,我便會安心。」麗莎媽媽別過頭看麗莎,見她在笑,自己也笑。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