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一

下一篇
上一篇

嘆袁熱誠「戇居」 好友:盼勿再參與社運

【明報專訊】待代表大狀完成求情,當時已還押148天的袁智駒步離犯人欄前,默默向公眾席展示寫有「希望」的畫紙,籲港人不要放棄,此際對香港仍未死心。不過,在見證他投身社運的朋友眼中,這股燒不盡的熱誠有點「戇居」,更說阿駒已為香港有莫大犧牲,「作為香港人,我認為香港需要這種人,但作為朋友,我覺得不值得」。

20歲的區倬僖,4年前參加本土派活動認識袁智駒,其後同為梁天琦助選,漸漸變熟。袁在2016年2月被捕,仍與區於2017年發起地區組織「將軍澳社區前線」。自阿駒還押後,朋友開始為他打理facebook專頁,代他分享獄中畫作和近况,區亦不時為他預備在囚物資。

獄中常與囚友談本土

區倬僖憶述,隨着審訊日子逼近,阿駒的思緒愈趨混亂緊張,開審前大半年起更經常失眠、變得焦慮,「一班朋友曾相約吃飯,打算讓他放鬆,但他仍在餐廳內一直用電話工作。他無法停下,覺得時間有限」。

為防患亞氏保加症的阿駒還押後因不擅辭令得罪他人,朋友特意教他開口說話前先吞口水、稍為冷靜,故阿駒的收押所生活未有大問題,還押後3天已寫信告知親友「生活正常,算幾習慣,食物味道比想像中好,三餐都飽,我要特登食剩一啲以免變肥」。

區倬僖形容,阿駒較之前放鬆、安定和開心,仍不時與囚友談論本土議題,更打算出版兩本有關參與社運的漫畫,以推動更多人關心社會。

但在好友眼中,這股熱誠來得有點「戇居」。除了一直徒勞無功,社運圈的複雜關係更令阿駒被冠上「別有用心」、「有問題」的名號,令他常受委屈,阿駒卻總以「要先改變自己,才能改變他人」的想法繼續投身社運,「如果是正常人,這刻應會質疑自己是否做錯,如當初沒這樣做,可能現在會過得更好,但他沒有」。

「倘重來 料阿駒決定相同」

即使回到3年前的旺角,區倬僖認為「阿駒仍會作出當晚的決定,因他從沒一絲後悔或質疑」,惟他不忍阿駒一直承受折磨,「以朋友身分而言,希望他惜身啲,不希望他再參加社運,可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明報記者 戴晴曦

相關字詞﹕旺角大衝突 袁智駒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