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一

下一篇
上一篇

遭非禮解約無法覓新工 菲傭嘆留港助查欠支援

【明報專訊】來港工作僅17天的菲傭Anna(化名),遭僱主非禮而提前解約,滯留在港多個月協助警方調查。因被視為毁約,她暫不能找新工作,只能靠中介公司提供住宿等支援。本港現時沒有專為外傭而設的庇護中心,社署資助的婦女庇護中心提供不足400個宿位,去年入住率達八成。有關注外傭權益的團體建議政府為舉報僱主的外傭提供庇護所及生活津貼。

遭摸臀強吻 來港17天解約

警方數字顯示,去年分別錄得3宗及31宗外傭為受害人的強姦案及非禮案。29歲的Anna去年隻身從菲律賓來港,在一名退休男子家中協助打理家務。僱主以歡迎為由,在她上班首天為她按摩,翌日僱主繼續主動為她按摩,Anna相當疑惑,同日僱主甚至觸摸她的臀部,她當晚驚恐得無法入睡,自此每晚穿兩條褲子睡覺。

上班第三天,Anna如常在廚房預備晚飯,僱主卻要求她掀起上衣,並稱想看她的腰部,她即時推開僱主,更與僱主大打出手。當時她想過報警,但隨即打消念頭,因自己沒有證據。惟僱主未有停止對Anna的非禮,更變本加厲,她憶述僱主經常從後撲過來並強吻,「他令我瘋了」。

Anna來港時體重46公斤,短短一周體重驟降至39公斤,雙手經常顫抖,更曾萌生自殺念頭。她初次來港便遭遇非禮,「這裏我沒有太多朋友,我連報警的電話號碼也不知道」。

港指引視毁約 須回鄉重申簽證

在僱主家中度過10天,Anna隨僱主一家到泰國旅行,她決定將電話放在酒店房間的桌上,待僱主一進房間便開始錄影,拍下僱主對她的行為。Anna憶述回港前一晚,她蹲下收拾行李時,僱主突然騎在她的背上,「我幾乎不能呼吸」,她即時衝進洗手間啜泣,同時意識到是時候尋求幫助。回港後,Anna躲到機場洗手間發短訊託朋友報警,就這樣結束17天的工作。由於她提前解約,根據入境處向僱主發出的指引,如外傭在合約期滿前毁約,便不可在港轉換僱主,必須返回原居地重新申請簽證。

靠中介支援日常 NGO心理輔導

經過中介公司介紹,Anna被轉介至家傭匡扶中心接受心理輔導,她形容這幾個月來重新找回自己,受訪當日Anna不時展露笑容,也能清楚憶述事件。輔導後期她鼓起勇氣將事情告知家人,家人的回應更令她始料不及:「爸爸首次對我說『我愛你女兒,我以你為傲』。」Anna因需協助警方調查滯留在港,由中介公司提供住宿及日常生活所需,但Anna卻無法工作養活家人,亦不清楚中介何時會截斷對她的支援,只能靜待警方調查結果。

團體倡為舉報者提供庇護所

國際家務工聯會秘書長鄧燕娥認為,政府對受性侵犯外傭的支援十分缺乏,不少受害人怕失去工作而不敢舉報。她指出,遭性侵的外傭主要依賴非牟利組織援助,但這些組織資源有限,加上調查最少需時幾個月,未必能持續支援有需要的外傭,外傭亦未必有渠道收到非牟利機構的資訊。她認為,政府應為舉報僱主而無法工作的外傭提供庇護所及生活津貼,並容許外傭於調查期間在港尋找新傭主。社署回覆查詢稱,現時全港共有5間由署方津助的婦女庇護中心,以及家庭危機支援中心與危機介入及支援中心,共提供398個宿位。過去5年,社署無收到機構或組織向署方申請津貼以營辦在港外傭庇護中心。

明報記者 黃詩雅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