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下一篇
上一篇

工會年收10多宗工作中猝死 「過勞」欠定義難追究 地盤工日做12小時猝死 妻:寧掙少點

【明報專訊】2018年最後一天,本來是迎接新開始,蘇氏一家卻失去對未來的希望。51歲地盤工蘇先生為了養家,日做12小時,在那天工作時暈倒,自此再沒醒來。逝者已逝,若時光可倒流,蘇太情願粗茶淡飯,丈夫掙少點,只望一家健康團聚。今天是勞動節,以長工時聞名於世的香港,既沒標準工時,也未為「過勞死」下定義,工業傷亡權益會每年收到10多宗工作期間猝死的個案,但一直無從稽考是否過勞死,亦無法追究責任。

明報記者 陳柔雅、羅嘉凝

11年前,蘇太在朋友牽紅線下結識了丈夫,有感對方老實,也合眼緣,翌年共諧連理,夫婦育有7歲長子與4歲幼子。在38歲的蘇太眼中,丈夫為人勤奮,從事地盤工作十多年,日曬雨淋,做過倒石屎、拉電線等工作,多數日做8至9小時。生前約3個月,蘇轉到屯門一個地盤,主要負責吊運工作,天還未亮,清晨5時半已起牀,6時出門,由大埔趕到屯門開工。他一周工作6日,日做約12小時,辛勞一整天,回家已過晚上8時。雖然工時長,但蘇總會花時間陪伴妻兒,又為兒子洗澡。

曾呻辛苦 為兩萬多收入堅持

蘇太憶述,有時丈夫回家一臉倦容,晚上10時便累得入睡。丈夫曾訴苦說新工作特別辛苦,但月入兩萬多元,好過以往約1.5萬至1.7萬元。「如果辛苦,就不要做吧。」她曾勸丈夫,但他寧願為三母子努力掙多一點錢。

去年除夕,清晨8時許,蘇太收到來電指其丈夫工作時暈倒。她腦海一片空白,乘的士奔往醫院,但已來不及見丈夫最後一面。出事前一晚,一家四口還到中環嘉年華,與兒子玩得不亦樂乎,沒料那是最後一次相聚。

丈夫死時51歲。那日回到家中,蘇太放聲痛哭,兩子被嚇壞,不斷追問何事。「爸爸不會再回來了。」她說。眼見母親落淚,幼子也跟着哭了起來。

供奉遺照 子:點解爸爸喺相入面?

事後蘇太把丈夫遺照放在家中上香供奉,兩子起初不明白所以,不斷嚷道:「點解爸爸喺相入面?拉番佢落來啦。」蘇太說丈夫離世初期,兒子特別不聽話,「或許他們很傷心,卻不懂表達」,後來兩子似乎明白了,懂得向別人解釋「爸爸去了天堂」。

未有驗屍報告 妻想知死因

丈夫出殯當日,蘇太對着摯愛的遺照哭了無數遍,「不要擔心,我會好好照顧兩個小朋友」。蘇太以前對「過勞死」沒有概念,直至丈夫離世,她赫然意識到他以往可能工作太辛勞,長期為家人在外奔波,「他這樣走了,可能會舒服些」。至今她未收到驗屍報告,丈夫死因不明,人死不能復生,但她仍想知道原因。

如今蘇太一家暫靠慈善捐款及積蓄過活,她打算待兒子大一點,便會找工作養家。獨力撐起一頭家,人前堅強,但夜闌人靜時,她總會想起丈夫,惦記他的好,「其實我想不到將來可以點,自從老公走了,我都看不到未來」,只能見步行步。如今她只願兒子快樂成長,不希望他們日後像父親般辛勞,「最緊要是健康開心」。

說着說着,兩子跑來蘇太身旁,向她索水喝,卻見母親淚流滿臉。兩人似懂非懂,轉身便四處奔跑。他們快樂,蘇太卻是憂傷,「我寧願他(丈夫)無咁辛苦,我們可以吃少點,花少一點,都不想他這樣走了。掙多少都沒用,人都不在了」。

(五一勞動節)

相關字詞﹕地盤 工時過長 過勞死 勞動節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