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一

下一篇
上一篇

部門缺人手 回流醫生:要實習寧先不取牌

【明報專訊】獨在異鄉,異客生活難,一批海外培訓的香港醫生回流家鄉亦如「異客」般難。以有限度註冊在公立醫院服務的急症室醫生說,即使將通過執業試,也寧願暫緩實習,先不取正式牌照,因部門人手緊絀,放不下同事和病人,希望等到醫委會盡快通過豁免實習期的方案。

醫管局目前以有限度註冊形式聘請了12名非本地培訓醫生,他們分別在麻醉科、心胸外科、急症科、家庭醫學專科、內科和放射科工作。醫委會本月初否決豁免海外專科醫生實習期全數4個方案,這批醫生正正受影響。

「以為4方案總有一個過」

在瑪麗醫院急症室以有限度註冊身分工作的醫生梁慕球憶述知道否決當日,「不開心,本以為4個方案總有一個能通過」。梁慕球2003年在新西蘭奧塔哥大學醫科畢業,2013年已在澳洲完成急症專科醫生培訓,為了照顧香港的雙親和太太,去年4月回流香港。

瑪麗醫院對在急症室工作的梁慕球來說,賦予他機會治療許多緊急和大型創傷個案,是實踐所長的好場所。他希望長期在香港工作,早前已通過第一部和第二部執業考試,下月將接受「最後一關」第三部臨牀考核,其後只要再做實習就能取得正式醫生註冊,但他猶豫說:「如果醫委會不批豁免(實習期),我要做6個月實習醫生,我會選不做,繼續做有限度註冊醫生。」

「重學抽血檢查有少少浪費」

行醫16年、在外地已取得專科醫生資格的梁慕球說,無興趣再做實習醫生從頭學抽血、做初步檢查,他更擔心自己部門,「我們(部門)醫生不夠,病人要等8小時甚至更長,調我去另一個相對不需要這麼多經驗的醫生位置,有少少浪費,這對香港和大眾都不是最大幫助」。

同樣以有限度註冊在瑪麗醫院麻醉科工作的醫生吳志強,亦正計劃今年9月考執業試,但試後實習對他也是大問題,「我們部門人手不足,未來幾個月有同事轉去私家、放產假、放病假,部門每一天都在討論人手安排,如再有人要去實習,再少一個人,麻醉科醫生不足就可能影響手術」。

有坊間聲音認為醫委會早前否決方案是「保護主義」,吳志強並不同意。他說部門其他本地同事都贊成豁免海外專科醫生實習,醫委會否決方案他們同感驚訝。吳希望醫委會能為他們提供免實習方案,梁慕球亦有信心醫委會重啟討論後豁免方案可獲通過。

然而,豁免實習要換取在醫管局「綑綁」多少年仍有待醫委會決定。同以有限度註冊身分在威爾斯親王醫院急症室工作的醫生陳達晉希望,規定在醫管局工作的年期不應從通過執業試後開始計算,認為試前試後服務均納入計算才較合理。

不介意「綑綁」留守醫管局

陳續說,「綑綁」這詞過於「貶義」,海外醫生在機制下能獲得數年合約的工作機會,「我們在醫管局做3至5年期間能受訓,是雙贏。我們三人都樂意在醫管局服務。如果醫管局無『炒我魷魚』、上司、市民滿意我的服務,我樂意繼續在醫管局服務」。

正在瑪麗醫院急症室交流、澳洲醫科6年級生陳樂思,亦計劃在澳洲完成實習或取得專科資格後回流香港落地生根,對於可能被「綑綁」在醫管局至少數年,陳樂思說:「留在醫管局做不是很大困擾,趁年輕應有更多的學習機會,留在醫管局工作不會令我卻步。」

明報記者 朱韻斐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