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一

下一篇
上一篇

李永達妻陳樹英:從未為夫或入獄流淚

【明報專訊】面對丈夫可能入獄,李永達妻子陳樹英自言過去兩年未曾因此流淚,「有什麼好難過呢?都預算了」。她腦海想的盡是工作,要安排誰人探監、為丈夫獄中要讀的報章雜誌作訂閱準備,自言現在如行政助理,念茲在茲是民主黨前黨鞭司徒華的一句話——既來之,則安之。會否擔心丈夫入獄會不慣?「不慣也要適應呀!」她說若丈夫判刑出乎意料地重,自己也會難受,「但那是覺得司法制度不可靠、不可信的難受」。

現為民主黨中委的陳樹英,與李永達於葵青一個區議員的辦事處受訪,當日李永達一直低頭,默默在字條上寫上友人名字如曾鈺成、李鵬飛等,以便送出其新作《判刑前的沉思》,妻子受訪時他才偶然插嘴兩句。李說,入獄前的最大目標是出版此書,由於兩口子膝下無子,父母早已辭世,經濟也無問題,「我要處理的事,可能是9人中最少」。

早料夫入獄 「不慣也要適應」

李永達在書中寫道,由前年被控開始,兩夫婦從未討論案件。陳樹英也說,平日她忙於地區工作,較少思考長遠的事,丈夫被控也只覺「預咗」。對於丈夫或要在獄中生活,陳說「無法擔心」,反而提醒丈夫在獄中要想辦法保持健康,始終不能如現時般閒來喝杯酒,與好友打麻將、爬山游水等。

陳滿腦安排探監事宜

李永達打趣說,過往也曾外遊墨西哥,與妻子分開一整個月,相信妻子能適應他入獄後的生活。自言獨立的陳樹英說,現時滿腦子都是安排朋友日後到監獄探望丈夫,以至入獄後訂閱報章雜誌的準備等,認為鬱悶時候,最好便是工作,洗地燙衫什麼也好,別讓情緒在心中糾纏不清。她自言性格如此﹕「不要期望(我)會哭個死去活來。」

不夠基層 李盼入獄更「着地」

李永達說,現時生活並不基層,期盼入獄後或會更「着地」,始終囚犯才是最着地的一群,「能知道(獄中)生活如何,這些都是經驗」。

明報記者 邱榕瀅

相關字詞﹕李永達 佔中9人案 檢控 立法會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