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下一篇
上一篇

內地推平權防愛滋 港同志被逐 北上門閂 彩虹路放眼世界

【明報專訊】張錦雄(Ken仔)來到第三屆香港同讀文化節充當「真人圖書」,直接介紹自己是個愛滋病感染者,從前他在港創辦「香港彩虹」,隨後再創辦「彩虹中國」,過去10年走訪神州各地,支援內地同志平權及愛滋病防治工作。

今年突然被告知5年內不能再進入內地,看似中斷了通往內地的「彩虹路」,但他反而覺得,日後可以作為內地及本港平權組織的橋樑,同時亦打開了通向世界的窗,立下目標幫助身在歐洲的華人同志。

文:羅嘉凝 圖:馮凱鍵

「香港彩虹」「彩虹中國」創辦人

「我是不是不似44歲呢?」張錦雄語調明朗,沒有大眾標籤同性戀者的娘娘腔。他曾任支聯會常委、社民連創黨黨員,亦有份創辦「香港彩虹」,勇於站出來發言。2008年他成立「彩虹中國」,跑到內地各省市推廣同志平權及防治愛滋病,每年約有一半時間不在港,最高紀錄20多日走訪19個內地城市,並在微博上眾籌經費,去年就籌得約30萬元。

違「境外NGO法」禁足內地5年

今年1月,他原打算從深圳北乘高鐵到福建,往福州、泉州、廈門辦公益活動,怎料1月11日在深圳入境,晚上留宿時突然有公安上門拘捕他。他被行政拘留3日,之後被帶到羅湖遞解出境,公安要他簽《遣送出境決定書》,未來5年不得踏足內地,原因是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簡稱「境外NGO法」)。

「彩虹中國」作為「境外NGO」,過去在內地的活動確實沒有獲官方批准,日後亦不太可能在活動前獲批准,他原已打算今年完成有關項目報告後就會解散,原因是以往連繫的同志們和病友們已可自行在社交群組相聚,本周他們碰巧辦了個讀書會了。如今突然被禁踏足內地,他反而覺得組織可以照樣保存。

盼成中港平權組織「中間人」

憑着組織的名號,他說可接待更多內地非政府組織或內地義工來港探訪平權組織,香港機構不懂內地同志和感染者的處境,內地機構亦不知香港文化、背景,「兩者之間需要一個中間人」。另一方面,他說亦可向本港機構推介內地人來港演講,既讓大家認識內地情况,或可帶來一些啟發。

他去年獲邀到捷克布拉格探訪當地新成立的「歐洲華人同志中心」,創辦人自掏腰包請來兩岸三地平權人士到訪,他因而認識到歐美雖有同志平權的氣候,但華人在當地仍因家庭或其他壓力而難以「出櫃」,因此需要聽聽兩岸三地同路人的經驗。這次交流令他受到啟發,定下目標,日後每年要去一個歐洲國家推廣華人同志平權,今年將到訪德國,另一方面亦計劃到馬來西亞、泰國,10月底則去台灣。

目標每年訪歐推華人同志平權

放眼世界之餘,他不忘回看本港,覺得近年本港有更多性小眾組織,變得更多元化,「香港平權機構之間亦有如政黨,有不同『山頭』」,暫不能期望大家團結齊心。他說,各自專注做好自己的議題,其實就是百花齊放,而平權組織的老問題依然是經費不足,好像第三屆香港同讀文化節來到今年就走到最後一屆了。

「無論是上街遊行,抑或一年一度或兩年一度有活動,我會問他們一年365日是做什麼的呢?好像選舉時都會問(候選人)有無地區工作?有無服務街坊,即使是蛇齋餅糭、辦旅行亦好,有無凝聚到人?」他過去在內地辦活動主要靠眾籌,深深體驗到自己幫過的人,對方認同自己,日後喊籌款時,他們自然願意捐錢,總之維繫到社交網絡,就可動員更多力量。

張錦雄說,愛滋病感染者或同性戀者亦有工作和收入,組織過去沒有經費,無法租場,就安排嘉賓到咖啡廳分享,事先講明每名參加者要買一杯飲品,但本港機構卻太慣於申請撥款或找贊助商。因此,他希望今次回來可給本港的機構示範,培養各人均要付出的精神,「講充權、賦權,其實不止求助者尋求幫助,我想他們在同輩間互相幫助,並希望他們可成為幫助別人的人」。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