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下一篇
上一篇

專訪:自言工兵 黃根源:參與社運「輸突咗」

【明報專訊】回到金鐘政府總部,5年前黃根源在這處搬動鐵馬、阻擋立法會大門,一次衝擊立法會而背上的官司,糾纏了他其後人生的六分之一時間,更因此在監獄度過101日。他說當年入獄的首星期,是10號風球的前夕,最難耐監獄的翳熱。總結過去的社運參與,他稱感到「輸突咗」。

黃根源笑說不喜歡受訪,「貫徹低調路線就好」。走上最熾熱的前線,卻沒吸引鎂光燈,他形容自己在社運圈中只是「工兵」,負責搬搬抬抬那些鐵馬。付出和犧牲沒被記住,他看得很開,「又怪不得媒體不關注」,反正港人「對坐幾年(監牢)的人都不關心,怎會關心你一個進去坐一陣的人」。

面對鏡頭,目光被快門捕捉,他顯得茫然。去年10月在高院上訴敗訴,離開時一伙人於高院門口拍照,只有他靜靜站在角落,直至黃浩銘回頭,跟他說「一齊落去影相啦」。

感政治檢控多 「變回普通人」

外界喜歡用雞蛋與高牆的比喻,黃根源不用這種修辭,只是平淡說起為何參與社運:2011年菜園村因高鐵工程被逼遷,「政府這樣對那些村民很不妥」,他的初衷就是心頭扎上的這根刺。

但他自言只是基層,做快餐店兼職,生活圈子有一班對新聞不聞不問的同事。有感2016年後愈來愈多政治檢控,他從參與社運的高峰跌落,「變回一個普通人」,現時僅會「碌一碌facebook看新聞,畀個Like或者分享」。

料需回監獄 不敢全職工作

這些年來,他不敢投身全職工作,預想有天要重返監獄。他說後來才意識到,參與社運的風險有可能超出承受。「以往走出來,是因為有希望,但現在不會再去遊行集會」,這種無力感可能也是很多人的心聲,但他更感灰心,「都灰在我沒有這個能力,做不到進一步」。

明報記者 周芷晴

相關字詞﹕社會運動 立法會衝擊案 東北發展衝擊案 黃根源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