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下一篇
上一篇

入化寶爐救人重傷無悔 消防員養傷逾年返前線

【明報專訊】消防員李錫熙穿著「黃金戰衣」、戴上煙帽,沿着梯爬入數米深的化寶爐內。眼前視線被灰燼阻擋,能見度低,每走一步都感辛苦,終看到女傷者,與同袍合力將她救離化寶爐。3分鐘的拯救,李錫熙未料自己左腳三級燒傷,最壞情况或需截肢。做過3次手術、走過1年漫長的康復路,他感恩本月初終可重回前線。李錫熙說,曾多次反問自己有否後悔走進化寶爐救人,答案仍是「不後悔」。

明報記者 陳嘉詠

2017年9月10日,一名女子墮進荃灣圓玄學院的化寶爐。消防總隊目陳景達說,當日其輕型搶救車最先到場,評估過現場環境後,他委派4名消防員先後進入化寶爐,首個是投身消防逾10年的李錫熙。

左腳神經血管燒斷 險需截肢

37歲的李錫熙說,當日成功救到女傷者,自己打算回到搶救車,只感雙腳有點灼熱,但覺得尚可接受。回頭看到兩名同袍受傷,他坐下接受檢驗,才知雙腳受傷。他說「未試過傷得如此嚴重」,經醫院診斷後確定為全身7%三級燒傷,其中左腳神經及血管被燒斷,醫生建議做移植人造皮膚手術。此為新技術,有一定風險,首次手術需切走壞組織,最壞情况需截肢。

李錫熙回想初時感擔心,亦曾哭過,「但都無辦法,只可以忍住傷痛堅持」,幸最後手術成功。他住院兩個月,最痛是最初兩星期每天兩三小時的洗傷口過程,「洗個陣要靠止痛針、嗎啡幫我去紓緩痛楚」;手術過後,「拆釘時都很痛,每拔一口釘都好似被針拮咁」。

出院後,李錫熙要做物理治療,如走「樓梯機」,由起初只可慢慢走約10分鐘,到後來可走約半小時。

由受傷到重回崗位,他休養逾一年,初時只能在消防局做行政工作,至本月重返前線,他的腳現時仍會因燒傷過而痕癢。

向妻證明「你揀我、我揀工」都無錯

作為家中獨子,李錫熙感激媽媽和太太一路支持,即使發生意外,亦未有阻止他做喜愛的工作。他說,太太在他出事後擔心得「眼淚不斷流」,方寸大亂,但「我用行動證明給她看,我選擇呢份工或者她選擇我,都是無錯」。李錫熙說,進入化寶爐前心情未有掙扎過,即使受傷,亦不後悔。雖然獲救的女子最終不治,李自覺已盡了最大努力。作為李錫熙上司的陳景達相信,所有同袍「或多或少都有使命感」,能成功拯救當下無助的人,所獲得的成功感是難以想像的,亦感自豪。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