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一

下一篇

大橋燈飾賀聖誕 燈飾業傳人:以往單純說祝福

【明報專訊】「5、4、3、2、1,新年快樂!」當年10多歲的陳耀昌(Tommy)陪着製造燈飾及招牌的爸爸,在暗角默默等待,至除夕倒數最後一秒,拔走插頭,「2004」的燈串熄了,連忙插上另一插頭,「2005」燈串亮起來。霎眼間,燈飾換了年份,街上人潮如鯽, 氣氛高漲,倒數的市民沉浸於歡樂。

Tommy的童年被「光」包圍,早下定決心要繼承爸爸的衣鉢,只是東方之珠已不同往日。近年往維港兩岸放眼一看,他感覺燈飾漸減,刺眼的LED燈卻多了;以往燈飾單純表達祝福,今日到尖沙嘴一望,則有港珠澳大橋燈飾,旁邊還有一條跳躍的白海豚。時代轉變,燈飾也不同,Tommy不想霓虹燈和燈泡終有一天會熄滅。

文:黃心悅

圖:馮凱鍵

平安夜在尖沙嘴麼地里附近,看燈飾的人漸多,不少爸媽帶着小孩,一家頭戴聖誕帽拍照,樂也融融,恰似Tommy童年。

以往跨年換燈靠人手拔電掣

陳耀昌(Tommy)今年30歲,3歲開始跟隨爸爸到處看燈飾。陳爸爸做霓虹招牌及光管燈箱,每年也會製作聖誕及跨年燈飾。燈飾製作需時甚久,又有維修工序,他幾乎一放學就跑到爸爸工作場所,幫忙看守車子,偶爾警察來抄牌,他急中生智,會說:「爸爸工作中,很快回來了!」

每年年尾,陳爸爸都特別忙。Tommy尤其記得新年倒數時,爸爸要為大廈倒數燈飾從上一年轉到下一年,他說其實設計十分「土炮」,只是靠人手把燈飾插頭一個換一個。換燈一剎那,四周圍繞着歡呼聲,氣氛叫他至今難忘。「爸爸在節日裏很辛苦,大家都歡度,我們就要工作,想深一層,如果我們沒有去做這個角色,走過的路人可能也沒有這麼大的歡呼聲,沒有這樣開心!」

最深刻98年遠東中心鹿車燈飾

最讓他印象深刻的,是爸爸1998年在遠東銀行中心及2004年港晶中心的倒數燈飾。「(遠東銀行中心) 整個大廈的外牆都佈置了燈泡,是一個比較複雜的鹿車。」當年他十分期待聖誕節,「外出到處都是霓虹燈,還有很多彩色的燈泡,感覺很美,想在外面逗留久一點,甚至想整晚都留在那裏」。

13歲已開始替爸爸寫報價單的Tommy,長大後順理成章接手父親的生意,可是潮流在更替。他憶述,約2008年之後,大部分公司把燈飾換成LED燈。他解釋,這是因為普遍客人覺得LED較美觀,打理工序和成本也較少,「一個燈泡,原本可能是10瓦,LED可能是4瓦,能省很多(電費)錢」。

指燈泡LED分別大

「有種光艷度,柔和像唱歌」

一般人或許看不出LED燈與舊式燈飾的分別,Tommy反應很大,說:「當然有分別!」他嘗試形容:「LED燈很直接,它閃就閃,不閃就不閃,但是燈泡或者霓虹管有一種光艷度,會讓人感覺不那麼刺眼,很柔和,好像唱一首歌給你聽。」

62歲的陳爸爸不欲出鏡,他透過兒子向記者說,近年已較少外出,沒太留意時下燈飾,只是覺得舊款比較溫暖,新款比較時尚,兩者沒長短之分,只有個人喜愛與否。

Tommy的公司已很少接大型聖誕燈飾生意。他說,現時一幢大廈裝聖誕燈飾約需20萬元,而燈飾就是他們幫助商家呈現想要帶出的信息。「以前我們打開(插畫)書本,看到什麼圖案,就放上去。現在除了聖誕外,商家也有其他不同的節日刺激帶動消費,例如雙十一。」

燈飾的意義是什麼?Tommy轉身看了一看,「好像我們背後這個港珠澳大橋(燈飾),其實以前沒有這樣大的基建,(燈飾)可能很簡單,一個聖誕老人,駕着雪車,前面有幾隻小鹿,但現在着重圖案的意義,你想表達什麼信息」。

科技世代看燈飾人潮減 「接受時代變化」

今時不同往日,一家大小未必會去看燈飾。Tommy說,科技多了,市民不一定要外出,在手機上同樣可以接收信息,感受過節氣氛,「沒有好與不好,這是一個變化,是與時並進,我們還是要接受這件事」。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 9181 4676

相關字詞﹕燈飾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