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一

下一篇
上一篇

妻出門赴旁聽 國保圍堵

【明報專訊】王全璋在天津受審,他的妻子李文足日前雖接到當局不准旁聽的通知,但昨日清晨仍堅持從北京出發打算前往天津,她在同樣是709維權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陪同下,試圖突破國保(國內安全保衛人員)「圍堵」赴天津,但最終無法擺脫國保,「只好回家」。

國保稱載其往天津遭拒

王峭嶺昨在網上發文,詳細記錄李文足和國保周旋的情况。她說在清晨5時30分,她和李文足穿著厚厚的棉服,沒有乘搭升降機,而是從8樓走下去。以往國保會堵住家門,但當時樓道卻靜悄悄,就在她們推開樓下大鐵閘時,十幾個人突然衝過來,其中有記者,也有「舉着手機,戴着口罩,故意用身子擋着文足去路的,是國保」。文中稱,石景山國保頭子陸凱的臉被羽絨帽子包得嚴嚴實實。他湊在李文足臉前,一改兇神惡煞的樣子,殷勤地說:「走吧,我送你去天津。但是案子是非公開審理,你去了也聽不了。我送你去,坐我們的車!」李文足堅拒坐國保的車,稱「就算不公開審理,家屬也有權利旁聽」。

不久,小區保安過來驅趕記者,李文足和王峭嶺也想一起走,卻被兩個女國保用身體堵住去路。「我們躲避着女國保,向南門走去。一輛車在黑暗中慢慢地跟在我們身後。往南門走有警察,有警車,出不去。」她們又改朝東門走,另一輛國保的車停在前面。陸凱就守在那裏,聲稱要陪她們一起去天津。此時李文足才知道,小區6道門至少有4道已有國保把守,而無論她們走向哪道門,陸凱都一直跟着。

擾攘了一段時間,李文足都沒有走出小區,此時王峭嶺「看了眼手機,已經6:44了,肯定無法到達天津了,我倆也凍透了,只好回家了」。

相關字詞﹕國保 李和平 王峭嶺 李文足 王全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