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一

下一篇
上一篇

讀亡父日記始感親情 打架叛逆少年終回頭

【明報專訊】「也許在幾十億年以後,也許在幾百年以後,也許就在明天……」周文軒父親生前所寫的日記,文軒看了好幾遍,始意會到父親對他和弟弟的牽掛。小學因沉迷打機而逃學,更不時與同學打架,患病的父親曾推着氧氣樽走進機舖勸他回家。文軒形容父親是少說話的人,兩父子中間彷彿「隔了一層冰」;直至升中四那年,父親因病離世,文軒翻閱父親的日記,他終在文字中感受到父親的愛,決定要做回一個好兒子、好學生。

現時就讀中六的文軒,說起文學作品和歷史,雙目即透出神采,誰想到以前他喜以暴力解決問題?母親在內地生活,父親沉默寡言,甚少與他談天,文軒說小時候又胖又不修邊幅,沒人願意和他做朋友。小二時,他經常在回家途中看到一隻黃色小貓,當小貓成為文軒世上唯一的朋友,有次他卻因為害怕惡狗追隨而棄牠不顧。

重病父推氧氣樽機舖尋子

那次之後,文軒認為問題要用暴力才可解決,因此開始與同學打架,又迷上了打機,常常逃學。有次他在機舖內逗留了足足兩天,文軒憶述出生時父親已有長期病患,當時已患有嚴重肺病的父親「推着氧氣樽,很辛苦地走進來(機舖)找回我……當時我仍只想到自己」。

小三被送進群育學校寄宿,照舊與同學打架,後來經老師指導及與同學相處,知道不少同學家庭背景複雜,「了解到大家的難處和為何每人性格有缺陷」,他亦萌生自我改變的念頭。至中一入讀元朗伯裘書院,校園生活由充滿紀律回復自由,文軒再度沉迷打機。直至中三,父親病情加重,需留院治療。躺在病牀上的父親拉近文軒,對他說,「不要再錯下去,快點回頭」;與病魔糾纏近一年,父親終撒手人寰。

父生前少說話 關係「隔層冰」

與此同時,文軒亦開始翻閱父親的日記,他發現,平日默不作聲的父親,將對家人的愛盡訴日記中,「通常在最後數段,(父親)都會提及我和弟弟的事,如對我現時的情况感到惋惜,希望我快點變好」。文軒終於感後悔,「因為自己執迷不悟而錯過許多事」。

「過往自己太自我中心,若不快一點改,可能連自理能力也失去」,文軒說父親的離世令他下定決心改變。因偶然機會在學校接觸到朗誦(見另稿),文軒開始積極參與朗誦比賽和不同交流團,成績亦由「滿江紅」變及格,同時他亦慢慢開放自己,較以往開朗,「以前覺得社會是在壓迫我……什麼都要靠拳頭解決,現時發現原來還有很多途徑」。

家庭失去經濟支柱,加上母親身體不好,文軒自願兼職幫補家計,現時逢星期六、日要在燒烤場工作。縱曾抱怨,文軒卻將埋怨化成動力,他希望中文及英文科文憑試可取得2或3分成績,而自己喜愛的中史及歷史科可獲4分成績,前往台灣讀歷史科。

明天便是聖誕節,文軒笑言母親喜歡「飲茶」,打算與母親一起上茶樓,只是飯桌上永遠少了一個人。文軒說最遺憾是未曾和父親傾訴心事,父子也許終有一天再相見,他最想跟父親說一句:「辛苦了。」

明報記者

相關字詞﹕基層學生 文憑試 伯裘書院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