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下一篇
上一篇

耗2000萬工作室面臨拆遷 捐政府換保留

【明報專訊】黃銳在北京的大宅兼工作室「白雲館」,位於朝陽區將台鄉偏僻地段,在手機的地圖App也無法定位。他說這主要是因為附近的民宅都被拆,居民也搬走了,只剩下他孤零零的宅子和周圍如同廢墟的環境。

白雲館是黃銳向農民租地興建,設計師是荷蘭人,採用明清時期的磚和部分清代恭王府的木料,前後花了2000萬元人民幣,黃銳在這裏已住了12年。但最近他打算將白雲館捐給地方政府,以換取保留這間有泳池、有展覽空間、種着一排杏樹和其他植物的大宅。「他們會將這裏改成博物館什麼的,我還可以擔任顧問。」剛從法國回來的黃銳有些無奈,說會到法國再建一個白雲館。黃銳的太太是法國人,娘家有很大一片土地,最主要的是法國不會拆遷。

內地拆遷引起的種種衝突,讓黃銳感同身受,也造就了他的系列作品「拆那」(普通話諧音China)。他曾與艾未未、劉小東等藝術家一起參加「暖冬」藝術家維權活動,活動中他身著黑白印有「拆-那」和「CHINA」的長衫,舉着一把黑白印有卦象的傘,一動不動。按黃銳的註解,中國發展和拆遷息息相關,「拆那」已成為生活一部分。

相關字詞﹕拆遷 黃銳 維權 改革開放40年 藝術 改革開放40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