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一

下一篇
上一篇

攝白海豚失樂園 女孩鏡頭代發聲 見證英國護危鳥經驗 指人類非高一等

【明報專訊】今年10月初,漁農自然護理署聯絡身在英國的黃遂心,問她要了她在香港拍攝的生物短片,因為要辦一個「生物多樣性節」,當時她燃起希望,以為香港終於懂得珍惜自己的生物,殊不知數天後,《施政報告》公布將要填海1700公頃,她大失所望,「好詫異,感覺政府好像有精神分裂」。

過去4年身在英國,她拍過康沃爾郡(Cornwall)如何上下一心,讓當地一度瀕危的紅嘴烏鴉(Cornish Chough)數量逐漸回升,去年她拍下本港中華白海豚面對的困境,冀喚起大眾關注,成為了特首口中那些「代海發聲」的人。文:羅嘉凝 圖:楊柏賢

「如果你居住的地方,每隔10分鐘就有一輛大型貨車與你擦身而過,你會怎樣?」22歲的黃遂心從上環的中山紀念公園望出去,大約每隔10分鐘就有一艘高速船掠過,想像水底下的海豚如何過活,抬頭望見上空不時有直升機、航拍機飛過,她指着高空盤旋的幾隻麻鷹說「我喜歡麻鷹,牠適應力很強」。

從小隨父母郊遊 看招潮蟹「爭女」

她從小隨父母郊遊,拿着「傻瓜機」拍攝,回家看生物圖鑑,長大後拿着單反相機繼續拍,閒時愛告訴朋友她見到的動物小故事,「上年暑假去泥灘,我見到兩隻男招潮蟹揮鉗爭女,但那隻女招潮蟹自顧自吃東西,很有趣」,朋友聽後亦說有趣,卻沒多大興趣身水身汗、長途跋涉去看昆蟲、拍雀鳥。

「這些大自然動物片段遠較電視劇吸引,牠們每隻均有自己個性。」黃遂心中六負笈英國,今年剛完成海洋及自然歷史攝影大學課程,經常想如何展示到香港的生物多樣性。

大學二年級時,她初試牛刀,在英國用5天攝製10分鐘短片講一個養蜂人。大學最後一年,她幫英國皇家鳥類保護協會(RSPB)拍攝康沃爾郡極具代表性的紅嘴烏鴉,牠一度被捕獵至瀕危,至2002年有3隻紅嘴烏鴉遷入,當地義工日夜守護,又保護其鳥蛋,紅嘴烏鴉數量終回升。

出海30天 僅3天拍到海豚

同時,她花4個月回港拍攝中華白海豚的紀錄片《白海豚失樂園》,在她眼中,紅嘴烏鴉和中華白海豚同樣來去無蹤,且每隻有不同特性,但命運似乎大不同。中華白海豚是本港回歸吉祥物,但據香港海豚保育學會研究,中華白海豚在香港水域的數量於2003至2017年間大幅下降75%,「白海豚一點都不吉祥」。

初時她想拍海豚的故事,例如「她」與「他」拍拖、生子之類,但海豚神龍見首不見尾,她受資金所限未能跟到底,出海30天,只有3天拍到海豚樣貌。

拍片讓她知道白海豚面對港珠澳大橋、水質污染、高速船、機場第三條跑道、「明白大嶼」填海項目等威脅,她希望呈現海豚困境,冀觀眾看後會支持符合漁護署《觀豚活動守則》的觀豚團、擴大保護區、讓高速船航道南移。

稱填海不應是解決住屋首要方法

特首林鄭月娥曾說要為劏房小朋友出聲,指香港需要開拓土地、多建房屋,又曾聽過不少人會為海發聲,反對填海。黃遂心認為,大家可能已落入政府的陷阱,政府「拋波」給環保人士,將環保人士放在基層的對立面、漠視基層需要,其實本港有足夠土地儲備,地產商亦有囤地,要解決住屋問題的首要方法不應是填海,「例如第三條跑道,其實有空管,建了跑道亦不會多了飛機」。

「所有生物地位相同」

她打算暫居英國布里斯托市(Bristol),在當地學習生態拍攝,然後逐步認識香港的兩棲及爬蟲類,若香港有拍攝題材,她就會回來,「拍攝生態的時候,那裏就是你住的地方」。她笑言,一開始是生態紀錄片令她愛上大自然,現在希望拍攝到更多動物的故事,「其實所有生物地位相同,每個物種有自己的角色,人類並非高一等,人類自以為聰明,其實只是我們不明白其他動物如何生活」。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