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下一篇
上一篇

費時失事價格高 銀行時代成過去

【明報專訊】香港的「低端人口」多指弱勢、低收入、低現金流、低(或無)儲蓄的外傭或外勞。他們有此遭遇, 銀行難辭其咎。

外勞匯款回鄉涉匯差手續費

外勞多經找換店或士多匯款回鄉,前者牽涉匯差、提款、存款手續費共三重費用;後者則將成本轉為較差匯率,匯款者各有不同程度損失。

銀行大門從沒為外勞打開﹕以經濟狀况、住址、政治背景等包裝拒絕為其開戶;就算成功開戶,匯款過程的費用、時間成本都不比上述兩者低,另有手續費、附加費等。但同時銀行又推出各種「特選投資產品」助擁有資產者錢搵錢。以賺錢為目標的銀行沒向弱者伸出援手,更令貧者愈貧,富者愈富。

比特幣交易勝匯款

但匯款需求不會因此消失,反令市場更渴求廉價快速的方法,而比特幣憑藉去中心化、全球化和交易快,變成可快速傳輸的黃金,既勝過一般匯款服務,更動搖了銀行體系的運作模式和利益,故不難理解它被銀行、政權和大機構等唱淡,被罪惡化、妖魔化。但按此邏輯,常被用作犯罪交易的美金難道應被禁?互聯網會被惡意利用是否要禁?不正視罪惡本身而將責任推卸給媒介,是本末倒置。

縱使比特幣作為匯款、交易媒介這事未流行,但將之消滅也接近不可能,只要下次全球政經局勢動盪 ,它必能再下一城。不過一如歷史進程中各個革命,阻力當然存在,究竟如何衝破?下次再分享。

(作者為比特幣早期投資者)

作者 章濤(UDomain 創辦人及行政總裁 、無線科技商會永遠榮譽主席)

〔財科暗戰(逢周二刊登)〕

相關字詞﹕創科線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