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感謝父安排入主流校 惡補中文達門檻 巴裔港大護理生 盼助同鄉易求醫

【明報專訊】回想筆畫複雜的漢字、艱深難懂的文言文章,巴基斯坦裔港大護理學院三年級生Kulsoom沒流露一絲苦澀,即使口裏說「好難好難」,她還是以笑帶過學中文之苦。為了學好中文,約10年前家人安排她入讀主流中學,花上數年苦功的Kulsoom最終跨越入大學的中文成績門檻。眼見親人及同鄉言語不通求醫難,她決定入讀港大護理學院,冀日後成為醫護與少數族裔的溝通橋樑。

原派指定校 父叩門報主流校

非華語生以往可在「指定學校」修讀較易的中文課程。在港土生土長的Kulsoom約10年前升中,獲派指定學校,惟其任職貿易公司的父親深明中文重要,冀她入讀主流學校學好中文,故放榜日偕她叩門,「見到哪間中學就進去面試」,但屢因非華語生身分遭拒門外,最終獲勞工子弟中學(現稱創知中學)取錄。

升中前每日背詞默書 稱不覺辛苦

小學時就讀指定學校的Kulsoom,中文科雖考獲90多分,但程度僅限簡單問好、自我介紹等,故趁升中的暑假惡補中文。Kulsoom由筆畫、讀音等學起,老師要她每日背誦詞語及默書。未開學就先追趕進度,Kulsoom卻從不嘆累,「不覺得好辛苦,反而覺得麻煩到老師,所以我好勤力不想煩他(老師)」。

數年苦功並無白費,Kulsoom中五下學期應考英國GCE A-Level中文試取得A級,獲港大視為5**。

手握大學「入場券」後,Kulsoom開始籌劃選科。她說數年前某深夜,母親突感腹部劇痛難耐,父親本打算讓其服成藥止痛,但Kulsoom堅持立即送母親入院,經診斷發現母親輸卵管爆裂,需做手術治理。Kulsoom說,其母無法以中英語溝通,「如果我不在媽媽會怎麼辦?她如何與醫生溝通?」

她又曾於醫院偶遇懷孕親戚「企咗喺度,唔知咩事」,不通曉中文的對方一見到自己就請求幫忙,冀一同面見醫生以助溝通。

溝通難 少數裔服成藥少求醫

Kulsoom表示,不少少數族裔因為言語不通,就算患病僅留家休息或服食成藥了事,不願求醫。因此她最終報讀港大護理學院,冀日後加入醫療系統,成為醫護及少數族裔溝通的橋樑,同時拯救他人生命。

疫情持續一年, Kulsoom說少數族裔社群去年初不了解疫情,以為新冠病毒猶如流感,連正確戴口罩方法、洗手步驟都不知道。她又說,在港巴裔穆斯林設通訊群組,由伊斯蘭教教長發放時事消息,惟循這方法獲取資訊效率低,而部分不諳中英語的少數族裔,看不懂主流媒體新聞報道,限聚令、口罩令等法例需由親友告知。

Kulsoom冀政府日後反應更迅速,以少數族裔母語公布重要資訊。

明報記者

相關字詞﹕港大護理學院 少數族裔 少數族裔學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