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兩大衝突催生 「公海」組工會與千師同行

【明報專訊】這群年輕教師原先素未謀面,因去年11月理大及中大激烈衝突,在Telegram的公海群組聯繫,進而籌組工會,取名「香港教育同行陣線」(教育同行),1月成立迄今有約1000名註冊教師登記做會員。談同行初衷,理事會主席、前線教師Kelly認為,教育非由上而下授業,教師要願意與學生同行。在白色恐怖、秋後算帳的氛圍,教師也需結伴同行,「愈受打壓,愈要企埋一齊」,他們矢志長線投入,由近日疫情下私立學校及幼稚園解僱教師情况,至未來關注普教中、通識科等教育議題。

「學生爭民主自由 老師可幫什麼?」

接連兩場大學戰役,憾動3名前線教師Kelly、阿Lam、Rodman,既痛心又反問自己可付出什麼。Kelly稱「守護、照顧學生是老師天職……當學生遊行、上前線,老師是否可做些事?」Rodman亦有同感:「學生爭取民主自由,老師可幫到他們什麼?」

當時有人在Telegram群組提出成立工會,獲一群教師響應。「教育同行」雛形約20名籌委,有幼稚園、中小學教師,全是「素人」,由初出茅盧至12年經驗不等,年輕是本錢,「期望我們這群老師,發揮年輕力量、高行動力,做多一點」。Kelly說。工會目前以9人理事會過渡形式運作,會繼續招收會員,7月辦周年會員大會,選出第一屆理事會。

校內不敢提意見 盼設平台

自反修例風波,教師被投訴個案湧現,Kelly說在學校的確感覺到白色恐怖,「大家不夠膽公開分享自己想法,尤其在立場不明的同事前,隻字不敢提,嬉笑怒罵的事都不敢提起,學生面前更加倍小心」。她說,曾有小一生問道「老師你覺得警察是好人定壞人?」引起全班同學討論。她稱,社會覺得教師煽動學生,但學生其實很叻,接收很多資訊,老師應與他們分析及討論,而非表露出一概不知。

於中學任教的阿Lam稱,上課時曾向學生分享看法,沒有煽動鼓吹任何事情,卻收到有家長投訴,他認為有很多教師都正面對此等壓力,「老師是個人,不會無立場、無感受,如果學校無合適渠道可表達,是需要有平台給教師發聲」。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