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社工:看不到將來是很大折磨

【明報專訊】儘管社會上充滿誤解,仍有人願意協助難民。Brian約兩年前接受《南華早報》訪問,一名本地善長知悉他想學英文,便資助他報讀英文課程。一直協助Brian的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社區組織幹事練安妮(Annie)說,Brian的難民身分除讓他可在港自由走動外,基本上什麼也做不了,「沒有人生方向,看不到將來,那種不確定是很大的折磨,不少難民因而意志消沉」。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