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下一篇
上一篇

生活文學﹕烹調記憶

【明報專訊】我們的口味是在成長的歲月中以文火烹調出來的。我自己不吃辣,原因很簡單,因為我父母不吃,媽媽從來不會在家裏煮任何有少許辣的菜餚,現在辣味當道,我就無福消受了。我絕對不是在抱怨,每個人的口味有自己的際遇,不能強求,我相信父母留給我的口味是獨特的。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