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開箱】《世紀天后》 Celine Dion女人心 痛了也讓人看

【明報專訊】加拿大樂壇天后Celine Dion於2022年12月宣布確診僵硬人症候群(簡稱SPS),導致軀幹、肢體肌肉僵硬,被迫取消巡迴演唱會,停工專心治療。Celine的抗病過程拍成紀錄片《世紀天后:席琳狄翁》(I Am: Celine Dion),上月25日在影視串流平台Prime Video上架,反應熱烈,不但迅即登上該平台全球電影收視冠軍,第2周觀看次數更增加逾八成;綜合爛番茄評論網站35篇文章,更得出100%的一致好評。

病發痛苦面容扭曲

《世紀天后:席琳狄翁》上架前,Celine Dion接受美媒訪問已提到,紀錄片的內容並非聚焦其演藝事業,而是提醒歌迷「究竟她為何要延遲甚至取消巡唱」,藉此喚起世人關注SPS的影響。片中也不是沒篇幅講Celine的演藝事業,歷年演出片段貫穿全片,跟其抗病的家居形象,形成對比。《世》片亦粗略提到,Celine來自有10多名兄弟姊妹的大家庭,父母都是音樂人,她從小展露歌唱天分,矢志成為歌手。她的伯樂、經理人兼丈夫Rene Angelil逝世8年,但照片、片段不時出現在鏡頭前,足見是其人生重要一章。

Celine Dion片中無懼素顏出鏡,大方公開家居生活,包括跟3名兒子的相處;最印象深刻是她說SPS纏繞10多年,遠在確診之前,已有時控制不了肌肉,連聲線也不受控,會發出高而尖的聲音,要吃藥才能紓緩,靜待回復正常時刻,方可踏上舞台。只是,後來病情愈來愈難受控,片中有一幕看得人心疼,她突然癲癇發作,肌肉痙攣,令她苦不堪言,而且面容扭曲,滿臉通紅,直到醫護人員為她注射藥物,臥牀休息10分鐘後,終可勉強坐起來,「每次發生同類事件,我都覺得很尷尬,感覺就似無法控制自己身體一樣」。Celine慨嘆此病有時候表面完全看不出來,但她樂觀,稱不會放棄,依然希望日後可以繼續唱歌跳舞,即使不能跑便慢行,行不了也可以爬,「總之永不停止」。或許Celine Dion已比很多SPS患者幸運,以其財力,可聘醫護上門照顧,專人為她鍛煉身體,也有傭人準備食材,照顧一家人起居。有一幕Celine帶攝製隊到其貨倉,擺放的全是歷年登台演出的華衣美服、高跟鞋、首飾、裝置等,全部拍下照片有系統地分門別類,就像一家大型百貨公司的女裝部。其實她連兒子的塗鴉畫作、衣服、玩具等大小雜物也捨不得丟掉;身外物多不勝數,不也突顯她緬懷昔日歲月,不管舞台還是家人,珍惜每刻每秒。

本來這部紀錄片可以拍得很煽情,結果畫面呈現出來最催淚的部分,也許已是Celine Dion病發痛得面容扭曲的一幕;對比她在舞台上開心高歌,當會發現百萬人才有一個病例的SPS,卻讓才華橫溢的樂壇天后碰上了,何其不幸。《紐約時報》影評說Celine憑天籟之音成為巨星,此片卻讓她凡人一面呈現出來。想起同樣命途多舛的梅艷芳,其歌曲《女人心》是這樣唱的,「誰自願獨立於天地,痛了也讓人看你,我卻需要在人前被仰望,連造夢亦未敢想像,我會這樣硬朗,但是又怎可使你或我失望」,歌詞最後「我始終不過是個人」才是內容核心,可也反映了Celine的心情?

導演是聾人子女

《世紀天后:席琳狄翁》導演艾琳泰萊(Irene Taylor)畢業於紐約大學,並在哥倫比亞大學新聞系取得碩士學位,拍紀錄片的經驗豐富,作品包括在HBO播出的《警惕瘦長人》,又曾經憑《The Final Inch》獲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提名。艾琳對身體缺陷應有很深體會,就像《心之旋律》的女主角一樣,她健聽,雙親卻失聰。2007年執導首部紀錄片《Hear and Now》,正是以父母60多歲接受人工耳蝸植入手術後首次聽到聲音的經歷為藍本,在辛丹斯電影節贏得觀衆獎,並拿下被譽為廣播業界普立兹獎的皮博迪獎。

艾琳泰萊的兒子Jonas跟外祖父母一樣聽障,她再次把祖孫的故事拍成紀錄片《月光奏鳴曲:無聲的三樂章》(Moonlight Sonata: Deafness in Three Movements),香港觀衆可在HBO Go收看。講述Jonas接受手術,安裝了人工耳蝸,發現了聽覺新世界,並且認識到音樂。他11歲時很努力想學會《月光奏鳴曲》第一樂章,那是貝多芬失聰初期所寫下的作品。同時Jonas的外祖父母在寂靜中度過了近80年,看着外孫學習鋼琴,感覺到生命體驗中很大的不同。

相關字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