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開箱】《公開試當真》 反思考試制度 搏「盡」無悔真義

【明報專訊】網絡世代,碎片化成常態,娛樂事業難以獨善其身,大小網台乘勢冒起,YouTube頻道「試當真」堪稱中堅分子;2021年舉辦一周年演出,以Dutch Auction方式售票,便掀起熱話,也證明游學修、蘇致豪和許賢等人未必滿腹絕橋,卻有主流之外的板斧。「試當真」兩年前主辦《校花校草》選舉,在校草組拿下季軍的滕毅康,是本月4日上映紀錄片《公開試當真》的主角,以他參與中學文憑考試(DSE)過程為背景,加上許賢陪讀及回顧10多年前的考大學生涯;看過後無論對現屆、將考DSE的學生,或曾是香港考試制度的一分子,甚至是家長、教育界,在當中或多或少都有一點值得反思,尤其新一年的DSE即將放榜。

校草選舉季軍接受特訓

《公開試當真》以8個月時間記錄過去只打「天才波」的阿康,由備戰DSE到放榜的心路歷程;許賢聯同各個補習名師加以催谷,阿康可否在開考前4個月,追趕中四至中六未曾搏盡的進度,繼而考入大學?同時末代高考生許賢,以自修生身分報考DSE,從實戰中了解現今考生面對的困難及香港教育制度問題,亦透過再戰公開試,解開埋藏內心10年的鬱結。

能上正場的港產紀錄片從來不多,能得到好評還票房大賣,更寥寥可數;票房過千萬並拿下金像獎最佳電影的《給十九歲的我》,本是異數;拍攝期間的倫理與權力問題卻引發巨大爭議,最終撤檔。相比起來,《公開試當真》受訪者滕毅康已十七八歲,不像《給》片幾名女生參與拍攝時還是剛升中的小孩;而且拍攝時間8個月,阿康家人也同意上鏡,較幸運的是滕生滕太比較放任,不是望子成龍的一類家長。部分老師也願意受訪,連校長也出聲出背影,家庭和學校算是以行動支持了阿康參與拍攝。許賢既是受訪者,也是電影監製之一,紀錄片本來就是導演和拍攝對象的共同「創作」;加上許賢當年高考承受來自母親的不少壓力,阿康過去又總半途而廢的個性,兩代考生正好互為對照,豐富了紀錄片本身。

透過考試講人生關卡,談前途,但考「心儀」大學指定學系,到底是自由意志,還是家人壓力的結果?許賢母親受訪是片中精彩章節,母子倆話當年,夾雜玩笑又不無悔意。虎媽回首,若從頭來過當是截然不同的選擇,拍來毫不煽情,很「試當真」風格。阿康學業上從未認真過,許賢等人找來補習名師林溢欣特訓阿康,是全片另一亮點,也透過林的口齒便給與清晰思路點出香港考試與教育制度問題。補習真義是什麽,就是要精讀,深明遊戲(考試)規則,林曾經用一年時間協助學生由Level 2提升到Level 5**,是其引以為傲的戰績;然而阿康的時間有限,只有4個月化腐朽為神奇,他最後能否成功,在此不表,但他曾經努力過,甚至太拼命,眼前一黑而摔倒受傷。片中不止一次提到「搏盡無悔」,阿康好像到最後都沒說是否「無悔」,林溢欣倒指出這四字中「盡」才是精要。後者是知名補習天王,片中直言取消中文口試是錯誤決定。

十優港姐麥明詩受訪

已為人父的岑珈其和監製之一的游學修亦亮相,前者提及讀書的壓力,曾想過寫自殺學童的故事;游學修則以自身經歷,抨擊香港考試制度忽略個人的獨特才能;還有十優港姐麥明詩受訪,並抛下金句:「每次成功都係借番嚟,係要還嘅,努力完之後都係要繼續努力。」麥明詩雖然是香港考試制度的大贏家,畢業於名校劍橋法律系,但走的不是傳統精英老路,也告訴觀衆贏了DSE,不代表每個範疇都是人生勝利組。

片中有兩幕印象深刻:試當真所有人一起做考卷那種認真與疲倦,十分有趣;還有放榜前聯同小薯茄、100毛、JFFT等「行家」,齊集一室,通宵為考生打氣;香港網台平時各自為政,但有種大事前會團結一致的氣氛。碎片也可匯聚力量,不期然感動莫名。

上映日期:7月4日

相關字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