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做姜濤樹窿呻已讀不回 邱士縉:隊友互補長短不分上下弦

【明報專訊】邱士縉早前在MIRROR演唱會騷肌後變大紅人,由「大表哥」升級「大表波」,他承認做團隊「性感擔當」有壓力,視多年偶像、韓星Rain(鄭智薰)為奮鬥目標,為保持狀態必須管束自己。對於被指可望從MIRROR下弦位置攀升上弦,他表示沒分上下弦,只是外間對團隊的定義,但承認曾自覺沒為團隊帶來價值,現在可以跟隊友互補長短。他與女友李炘頤感情穩定,朝結婚方向進發。性格樂觀的他願意做姜濤的樹窿,但對方經常已讀不回。

記者:林蘊兒

邱士縉(Stanley)在MIRROR演唱會盡騷結實肌肉線條,帶給粉絲驚喜,成為團隊的「性感擔當」。人氣急升,廣告接踵而來,新歌《Drunk In Love》推出後反應不俗,參演ViuTV新劇《島嶼協奏曲》亦安排下月播出。

做「性感擔當」有壓力

Stanley去年推出單曲《來不及》,粉絲等足一年,新單曲《Drunk In Love》終於登場,他說:「出歌前有些掙扎,怕演員和歌手身分混淆,舞台上的我可以呈現性感及成熟一面,私下是勤力、自律及對工作有目標的人,希望有導演或監製看過我演出,會找我演成熟又夠Man的角色」。他近年逐漸展現個人風格,成為MIRROR「性感擔當」,並視多年偶像、韓星Rain為奮鬥目標,「在舞台上看到Rain不止除衫跳舞展示性感,對歌曲及身材管理的執著,就知他處事認真,對得住歌迷和觀眾。『性感擔當』的確令我有壓力,像指明一定要騷肌,其實背後的過程十分痛苦,就像演唱會前接受刻苦訓練,才得到那麼多迴響」。Stanley指本身瘦底及塊面太削不夠肉,期待有機會增肥演出,「平時照食適量的澱粉質和甜品,沒特別忍口,每星期做4至5日運動」。

為團隊帶來價值最重要

近期工作不斷及受關注,有說Stanley可望從MIRROR下弦位置攀升到上弦。他表示沒有分上下弦,只是外間對團隊的定義,好難憑什麼指標去計算受歡迎程度,「以前覺得自己沒有為團帶來價值,可能演戲要時間浸,拍完《野人老師》後,有人發現我原來演戲得喎,就可以讓人知道MIRROR中有成員識做戲。這就可以跟其他隊友互補長短,例如隊中有人搞笑叻、有唱歌叻、有跳舞叻及演戲叻,不需要分上下弦,即使被指上弦也有弱項,我也有叻過他們的地方,總之能為團隊帶來價值才最重要」。

經常騷肌擔心被嫌油膩

提到新歌MV只露少許心口,未算太性感,Stanley笑稱因最驚經理人花姐(黃慧君)嫌油膩,「同花姐衡量過,如果經常露,會變too much,擔心偏向低俗就很難返轉頭。她手上把尺對我比較緊,到舞台演出時就寬鬆些。我當然不覺得自己油膩啦,不過花姐成日講,搞到我也擔心真的跌落陷阱,要小心處理」。

Stanley指新歌構思是借沉醉酒精感覺,比喻當人深陷愛情時不能自拔,也是創作團隊對他的看法,「他們覺得我好似酒,擺得愈耐愈有味道。回想自己的經歷,一開始大家不會覺得Stanley好正,但入行超過5年,味道慢慢浸出來」。他自爆稍有醉意時,鍾意向人說「我好多謝你!」會將平日收藏心底的說話大膽吐露,笑說有可能一邊喊一邊攬着花姐講多謝。

拒效法Tyson Yoshi公開求婚

Stanley與女友李炘頤(Alina)感情穩定,朝結婚方向進發,但不打算借醉求婚,怕女友嫌他不夠認真,亦無意效法Tyson Yoshi(程浚彥)在演唱會公開求婚,反而希望盡量低調,「我學不到Tyson Yoshi親自寫首歌送給女友,而且身為演員,想給觀眾更多幻想空間,讓我塑造不同角色,如果似他有鮮明的惜女友形象,要改變就難,亦絕不會找MIRROR兄弟幫手,因他們一出現,成件事會變得高調。求婚我偏向兩個人開心就算,未必公開,到結婚才講」。他稱結婚時,不會找姜濤擔任兄弟團,因對方是搞屎棍,「好驚結婚當日,反而要去照顧他,大家都知他出現就會變得好高調」。

Stanley承認姜濤某程度上一直依賴他,因對方是缺乏安全感和有少許社恐的人,他能給予對方安全感和化解尷尬,自認是最佳輔導聆聽者,甚至是對方的樹窿,但姜濤經常已讀不回,「除了打波,我很少約姜濤食飯行街,他好宅,在台灣拍劇時經常獨自留房看片或練歌。平時我不會打擾他,但當他不開心或有問題需要找人傾訴,我就做他樹窿,聽完才給意見,不過我每次覆完他信息,他看後多數不回覆,作為朋友,不會要求他一定覆我,以免增加壓力,最緊要幫到他解決問題」。

髮型:Seiko Sin@Hair Culture

化妝:Rainbow Chung@Annie G. Chan Makeup Centre

服裝:Calvin Klein, All Saints, Giuseppe Zanotti

首飾:Messika

造型:PIPA Creative

相關字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