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開箱】喜劇見木如見林 一人獨大結局「可悲」

【明報專訊】上乘喜劇從來諷刺時弊,笑中帶淚,從差利卓別靈(Charlie Chaplin)到周星馳莫不如是,今天看卅多年前的《表姐,你好嘢!》會否唏噓微笑,留待觀眾自行評價。截至昨天在內地上映41日的《年會不能停!》仍穩守票房冠軍,亦是一例;諷刺職場陋習佳作,見木如見林,結局三名主角,兩男升職加薪,唯一女生辭職,無悔「叛逆」之名逐夢,而且董事長一人說了算,到底是反映現實,還是審查制度下已爭取最大的創作自由?

草包員工進大觀園

在《年會不能停!》身兼編導兩職的董潤年,曾憑馮小剛主演的《老炮兒》摘下金雞獎最佳編劇;片中也盡展其編劇功架,無論撰寫人物到錯摸橋段,均環環相扣,並且在每一階段製造笑料。片中第一男主角胡建林本是位處鄉鎮大工廠的鉗工,忠誠、勤勞、單純且在熟悉範圍十分專業;跟他分屬同事的莊正直是專責材料供應的科長,為讓孩子入讀市內名校,以30萬人民幣行賄高層托馬斯,好讓他調遷至城裏總部(大廠)。怎料人力資源部的皮特,醉酒後把本來報名參加年會表演的胡建林資料,跟莊正直的對調,結果胡收到通知往總部上班。

胡建林首天到總部,另一男主角兼皮特下屬的副組長馬杰登場,他很快已知道調職出錯,卻選擇隱瞞。其實馬杰的工作態度跟胡建林類似,都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認為996甚至247制無限加班沒問題。其後「外包」(外聘非正式僱員)女員工潘怡然調來,跟胡馬兩人合作籌備年會演出,三主角正式聚首一堂。編導董潤年先是聰明地利用胡馬的矛盾製造第一波笑料。胡本是草包,不懂城中辦公室文化,馬杰也不敢委派他任何工作。可胡本性勤奮,怎可能閒着沒事,馬遂隨便着他記牢公司每個員工名字。馬杰沒料到胡照辦,刻下正謠傳裁員,胡建林有事沒事見每人都認臉說名,遭誤會為「點名」裁員的「欽差大臣」,因而受到奉承,甚至訛傳他是董事長私生子,正是其步步高陞的由來,正好說明此片由講述貪腐開始、奉承文化、由上而下含糊其辭的廢話,在這大企業比比皆是。

三主角獨一人追夢

片中不乏玩語意的笑料,例如「執行不堅決,就是堅決不執行」,爆笑之外,也反映唯命是從的官僚主義。玩諧音的傳統搞笑伎倆,此片也不缺;莊正直諧音正是「裝」(扮)正直,結果行賄落空,受老婆逼迫,逃過挾持後到總公司偷吃偷喝等待「維權」機會。玩諧音也適用於員工愛改英文名,這種香港由學校開始的習慣,不知道內地職場是否屬潮流,所以電影如實反映,抑或只是編劇「言志」表述?胡建林首天上班已被吩咐改名John,華語拼音「莊尼」,跟「裝你」同音,已表明此人大整蠱;馬杰即Magic,潘怡然洋名Penny,不論音意和人設皆為「叛逆」,事實上她做事拼命,有話直說,被標籤為理想主義者,人設罕見。結局兩男主角甘受公司安排,升職加薪,唯有「叛逆」脫離體制,踏上創作音樂的表演舞台,才是真正逐夢。

片末年會,三主角在舞台揭露莊正直行賄只是冰山一角,背後還有更大的高層權鬥在拳來腳往,公司裏的骯髒亂局呈現眼前,董事長只說會調查清楚,給大家一個公道,讓無辜被裁員工回來。除了見主角有「美滿」結局,制度有何改善,完全未提;在年會揭露事件真相後,胡建林表示該敢於說實話,跟皮特同組的馬克事後卻問,「到底我們有沒有站錯隊?」正展現扭曲的職場文化根深柢固,制度腐敗無法或沒打算應對的可悲所在。片中把年會設定為2019年,胡建林銘記於心董事長1998年時任廠長,面對經營困難,寧另找解決方法,也堅持年會辦下去,藉以團結人心。但為什麼選擇這兩個年分?

另外,胡馬潘三人在年會演出的曲目,把台灣已故歌手張雨生名作《我的未來不是夢》旋律改詞加插rap,內容和意念不俗,也成為結尾高潮;同時也感慨內地流行曲如何匱乏,當人才不缺,為何作品難以豐盛,不也值得深思?

上映日期:2月1日

相關字詞﹕開箱 董潤年 年會不能停!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