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臨時劫案》道盡男人之苦 任賢齊曾想拍三級片 林家棟單身難插嘴

【明報專訊】任賢齊(小齊)、林家棟主演賀歲電影《臨時劫案》是黑色幽默喜劇,他們跟郭富城(城城)扮「等錢使」的小人物去打劫,以天馬行空手法道盡男人之苦。兩人現實生活各有苦况,小齊年輕時因財困曾想過拍三級片;家棟決定不婚減少煩惱,但在已婚友好群中難插嘴。

家棟入行前狂做兼職買唱片

林家棟自嘲為人怕死,從沒想過打劫,讀訓練班前做幾份兼職,旅行社、酒店散工及侍應,掙到錢就買唱片。他自知五音不全,只為撐樂壇,未想過當歌手。可會為拍戲展示「魔音」?他笑說:「若能震撼到觀眾心靈,我可以。」小齊笑稱領教過家棟的歌聲,本想邀他任演唱會嘉賓,現要再考慮,或台上合唱,唱些男人之苦都不錯。

小齊表示現實生活偶有幻想,除恨中六合彩,腦海也閃過去打劫。因年輕時很窮,為買樂器夾Band,曾被引誘拍三級片掙快錢,「我20歲讀大學時,有人出20萬台幣(約5萬港元)叫我拍三級片,令我好心動,因我讀體育學院,後生時身形很壯健,有想過做替身,負責露下半身,上半身交給演員做,但最後不敢,去了樂器公司做幕後」。

小齊分身乏術 頭痛時間不夠用

小齊與林家棟指電影主題圍繞男人之苦,希望引發觀眾共鳴,每人在不同階段都有煩惱。小齊年輕時外出工作沒時間陪父母,覺得生活與工作難平衡。人大了問題愈來愈多,婚後有小孩,父母年紀漸漸變老,經常要解決事情很辛苦,「我分身乏術,兒子現在16歲處反叛期,有不聽話時候。我試過在外地工作,聽到子女有功課問題,但不能馬上回去;父母年紀大住在台灣鄉下地方,我每次探望要花很多時間,常頭痛時間不夠用」。不過他自覺很幸運,經濟方面足夠生活,現在工作是維持團隊運作。

林家棟讚小齊是好老闆,早前向員工派100萬獎金。小齊稱是巡迴演唱會票房分紅儲下來,有感做老闆有壓力,除出糧給員工,若做錯決定會影響團隊,疫情時特別緊張。他做藝人已是幸福勞動工作者,但都要去唱、去演才能掙到錢。

單身的家棟稱煩惱較少,媽媽開通從不催婚,他專注工作,其他事不想,但開工太拼搏,常弄得周身傷。小齊說可做證人,見家棟拍戲很用心、很熱血,落力到不睡覺,拍完這場戲又討論下一場,還幫對手研究怎麼演,增加對戲交流,讓他感覺香港電影充滿動力,希望很快再跟家棟合作。家棟聞言建議下次搞個悲劇,邀小齊、城城再合作。

臨場加插三個男人互訴心聲

小齊笑指跟家棟、城城經常三個男人一個墟,傾談中擦出很多火花。家棟酸溜溜說他們常講小朋友,自己搭不上嘴,但聽都好開心。小齊與家棟提到戲中互訴心聲一幕,是臨場討論加插的笑料,家棟說:「大家傾傾吓,講到前列腺問題都是男人的煩惱,便度出三個男人落車到後山小便一幕。」

記者:鍾一虹

林家棟/化妝:Esther Huang

髮型:Alex Leung@Salon Nova

任賢齊/化妝:A.Yp

髮型:Seiko Sin@Hair Culture

場地:Hotel Madera Hollywood

相關字詞﹕臨時劫案 郭富城(城城) 林家棟 任賢齊(小齊)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