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芭比」瑪歌羅比導演姬達嘉域失落奧斯卡提名 賴恩哥斯寧嚴辭表失望

【明報專訊】第96屆奧斯卡提名前日公布,《奧本海默》、《可憐的東西》(Poor Things)及《花月殺手》分別以13、11及10項提名領先;去年跟《奧》片同期上映並大收逾14億美元的《Barbie芭比》獲8項提名,但女主角瑪歌羅比(Margot Robbie)和導演姬達嘉域(Greta Gerwig)均名落孫山,獲男配角提名的「芭比男友肯尼」賴恩哥斯寧(Ryan Gosling)罕有發聲明替兩人不值,且措辭頗強硬,「只說失望,實在太輕描淡寫了」。

去年全球賣座冠軍《Barbie芭比》掀起熱潮,結果獲奧斯卡最佳電影、改編劇本、服裝設計、布景設計、男女配角,以及兩首歌曲角逐最佳主題曲,當中包括賴恩哥斯寧主唱的《I'm Just Ken》。以玩偶芭比憑空創作故事,兼任編劇的姬達嘉域和男友諾亞鮑伯(Noah Baumbach)卻被硬塞進改編劇本候選名單,早已惹來爭議。如今兼任監製及扮演芭比的瑪歌羅比失落最佳女主角提名,姬達嘉域亦無緣角逐最佳導演,令不少人大跌眼鏡,包括獲最佳男配角提名的賴恩哥斯寧。

賴恩哥斯寧在奧斯卡公開入圍名單後罕有發聲明,稱十分榮幸跟其他劇組獲提名,但對姬達嘉域和瑪歌羅比落榜尤其失望;他表示很榮幸及驕傲能扮演名叫肯尼的膠公仔,「但沒有芭比就沒有肯尼,而且沒有姬達嘉域和瑪歌羅比就沒有《Barbie芭比》,她倆是這部創造歷史且享譽全球電影的最大功臣」。他續表示,「如果說對她們沒獲提名而感到失望,實在太輕描淡寫了;她們克服重重困難,僅憑幾個穿了衣服的公仔就能引我們歡笑、心碎,推動了文化發展,又創造歷史,應該跟其他當之無愧的提名者一起得到認可」。亞美利卡法拉娜(America Ferrera)憑《Barbie芭比》獲提名最佳女配角,稱受到很多朋友祝福,亦對姬達嘉域和瑪歌羅比未能入圍最佳導演和女主角表示失望。

奧利華史東對《芭比》先踩後讚

另一方面,《殺戮戰場》金像導演奧利華史東(Oliver Stone)去年的受訪內容早前被美媒翻出,他指賴恩哥斯寧應多接拍題材嚴肅的電影,而不是像《Barbie芭比》這種「嬰兒化」的作品。奧利華其後在社交平台發文解釋,先表示對翻出其訪問的美媒Deadline表示失望,稱報道離題。他澄清當時正忙於宣傳新紀錄片,對《Barbie芭比》所知不詳。到7月該片上映,他入場看過後,「很欣賞電影的原創與主題」,又稱導演的手法與其預期有別,收回去年批評,「為我無知的言論道歉」;他不忘補充姬達嘉域2017年執導的《不得鳥小姐》,是當年他最喜愛電影之一,並祝願對方在奧斯卡有好成績。

10演員首次提名

《花月殺手》莉莉格斯桐(Lily Gladstone)若封后,將會成為奧斯卡史上首名原住民最佳女主角;此外,今屆提名名單刷新多項紀錄,包括繼2004年《Ray》占美霍士(Jamie Foxx)及《盧旺達酒店》當哲度(Don Cheadle)後,在最佳男主角再有兩名非裔演員獲提名,包括《魯斯汀:民運推手》高文杜明高(Colman Domingo)及《美國小說》謝菲韋特(Jeffrey Wright)。《美》片施達靈布朗( Sterling K. Brown)有份爭男配角獎,亦是奧斯卡首次一部電影兩名非裔演員同時角逐主配兩獎。角逐女配角獎的《泳不放棄》茱迪科士打(Jodie Foster)及《魯》片高文杜明高,則是奧斯卡首次有兩名公開LGBTQ身分又演LGBTQ角色的演員。《從前的我們》宋席琳(Celine Song)則是首名獲最佳原創劇本提名的亞裔女性。另外,獲提名最佳男女主配角的20名演員,佔一半共10人首次角逐奧斯卡,包括《奧本海默》施利安梅菲(Cillian Murphy)、愛美莉賓特(Emily Blunt)等。

茱斯汀楚特角逐導演獎唯一女性

《墮下的對證》茱斯汀楚特(Justine Triet)是今年唯一角逐最佳導演的女性,稱感覺像童話一樣,也為未來增強了信心,她表示聽到獲第一個提名已忍不住爆喊。宮崎駿憑《蒼鷺與少年》角逐最佳動畫,其長期合作的監製鈴木敏夫代為發言,稱繼《千與千尋》贏得奧斯卡後再獲提名,感到非常高興,也期待3月舉行的頒獎禮。

相關字詞﹕賴恩哥斯寧 姬達嘉域 第96屆奧斯卡入圍名單 Barbie芭比 奧本海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