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伙C君盧思麟打造捉鬼劇 洪永城望繼續兼任幕後搵奶粉錢

【明報專訊】洪永城與鄭詩君(C君)這兩個看似毫無關連的名字,最近卻走在一起,聯同港版《大叔的愛》監製兼編審盧思麟,攜手監製myTV SUPER原創劇《凶宅清潔師》。三人並肩作戰,為劇集絞盡腦汁,精心炮製出一套不一樣的捉鬼劇。身兼演員的洪永城,演出更獲兩好友大讚是水準之作。

記者:陳釗

攝影:鍾偉茵

監製盧思麟表示先後跟洪永城、C君在其他電視台合作過,他與C君一樣熱愛創作,不定時會一起「度橋」。今次合作《凶宅清潔師》,起初是向洪永城分享有這個新構思,看能否將之變成戲劇,後來再加入C君,合力將這個故仔創作出來,很開心三人的「BB」終於面世,「我們的太太經常問躲在辦公室做乜鬼,現在終於有交代」。

洪永城透露來回改了三四個版本,每次被否定便推倒重來,至去年10月公司終拍板,覺得靈異題材有市場,批准他們開拍。C君認為這是一套相當結實和有完整橋段的劇集,只是包含靈異的元素,其實是想透過不同的人物角色,反映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為工作迫於無奈和身不由己,並非介紹凶宅清潔師這個職業。

選每個角色諗過度過

為了故事更加立體和完整,他們在選角上都諗過度過,C君說:「每個角色都接近非他(演)不可,並非構思了角色才去找演員,而是描繪演出者去寫,例如若不是Ben sir演歐陽暉的角色,我們就不會這樣寫。」盧思麟大讚洪永城劇中演出有驚喜,稱得上是水準之作,「因他清楚整個故事,以及主角的心路歷程,故知道如何演繹是最恰當」。C君亦覺得洪永城成功做到搣甩「洪永城」的影子。

分工清楚 從沒拗撬

劇集從籌備至完成攝製經歷近三年,他們坦言雖然外判劇自由度較大,一切事宜由他們互相「拆掂」便可,省卻不少架構和制度上的繁複步驟;但過程中也遇到無數難題,包括場景、演員檔期及天氣等,真是問題天天都多,他們笑說:「可能真的輸經驗,拍攝期間又撞正打風落雨,記得有場沙灘戲,明明去拍攝時只是毛毛雨,但去到就傾盆大雨,我們在沙灘足足坐了8小時,什麼都無做過。但對我們來說都是很好的體驗,將來知道如何應對。」三人亦分工清楚,加上甚有默契,故從沒因意見不合發生拗撬。盧思麟說:「創作方面主要由我和C君負責;解決幕後問題也是我負責;至於洪永城則負責後期製作和宣傳等對外溝通工作。」

洪永城望開拍《凶》劇第二季

洪永城和C君同樣首次擔任監製,前者還身兼數職,他坦言最大的困難是有時未能專心,「可能這刻我在構思劇本,很感性;下一刻又要處理文書上的事,要很理性;但做回演員又要投入角色。發現自己分身不暇,跳不到不同的角色,但過程是有趣的,也很享受,從中可以知道自己的優點和弱點」。

洪永城已榮升爸爸,問他是否有意進軍幕後,為搵奶粉錢開多條財路?他笑言搵奶粉錢固然重要,但行內太多出色的幕後人,還是看機遇,有機會當然樂意再做,希望下一套便是《凶》劇第二季。C君表示以往常說演員很被動,有時別人找你演的又未必是自己喜歡或最適合,何不嘗試為自己度個劇本;他強烈建議幕前演員,若有好的想法不妨遞上來,可以一起玩。

盧思麟一個短訊搞喊C君

盧思麟表示參與這次製作最感觸是可跟兩個好朋友並肩作戰,記得開拍前一晚,還特意傳短訊給洪永城和C君,「我說不知還有否機會一起做件那麼熱血的事,所以我們享受這60日的拍攝過程,當最後一次去做,要做到最好。C君覆我看到喊,但我不知是否真」。問盧思麟監製的港版《大叔的愛》熱爆全城,可有為他帶來壓力?他稱沒有,覺得每部作品都有自己的命運,最緊要自己收貨,觀眾喜不喜歡是他們控制不到的,「無論是《大叔的愛》還是《凶宅清潔師》,我都覺得無愧觀眾,因我們是用心製作」。

■更多娛樂猛料 ﹕ol.mingpao.com

相關字詞﹕港版《大叔的愛》 《凶宅清潔師》 盧思麟 鄭詩君(C君) 洪永城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