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吳卓羲放下偶包high爆演賤男 湯怡演工心計盲女 參考葉玉卿舊作

【明報專訊】湯怡與吳卓羲拍戲常演純情玉女和正氣好人,最近在新片《致命24小時》中180度大逆轉,蛻變成心機「肉」女與賤到出汁的雙面人,破格演出。二人都認為做演員要敢於嘗試,肯為藝術犧牲,拋開偶像包袱,才會有突破。

記者:鍾一虹

攝影:劉永銳

湯怡與吳卓羲首度合作,在《致命24小時》扮演夫婦,湯怡說:「原來卓羲為人好搞笑及有趣。」卓羲表示在片場開工,不敢跟湯怡開玩笑,「她的角色有好多情緒起伏,所以我不夠膽煩她」。湯怡透露角色好大挑戰,曾擔心應付不來,接拍前考慮了好一陣子,「做演員不應擔心太多,要豁出去,畀多點信心自己」。

導演葉念琛被1990年代性感女神葉玉卿(卿姐)主演的驚慄片《盲女72小時》洗腦,啟發28年後重塑經典,為湯怡打造外表柔弱,實際工於心計的新一代「盲女」角色。湯怡略有所聞,故開拍前參考過卿姐的演出,「講身材我比不上卿姐,不算有料,但兩部戲各有不同的地方」。卓羲力撐兩片難以比較,「年代、演員、觀眾也不同,相信當年拍呢個題材好前衛,我睇過卿姐那部,今次湯怡演得更重口味、更沉重,我都做到歇斯底里」。

湯怡被打致全身瘀痕

提到湯怡有多場穿性感睡衣、全裸出浴戲,卓羲插嘴笑說:「導演自己想睇。」湯怡表示今次是入行以來最大尺度的一次,事前跟導演葉念琛研究最靚的拍攝角度,建立互信後,便放心去做,「我是打底王,做足防走光措施,有要求清場,感覺舒服一點」。相對之下,扮失明、被虐打更有難度,湯怡說:「我選擇張開眼去演視障人士,但拍戲期間缺乏休息,雙眼比較乾澀,好容易眨眼轉了焦點,要控制不准眨眼。」

拍攝被掌摑、扯頭髮,從梳化被拉落地的激烈場面,湯怡表示對手潘燦良不捨得落手,本想就力交代,但為求效果逼真,她不惜捱皮肉之苦,勸對方真打,「收工回家卸妝時,見到全面爆晒微絲血管,全身有紅印、瘀痕,都嚇了一跳」。

已婚不代表受規範

湯怡兩年前拍這部戲仍是單身,現已搖身成為人妻及人母,老公麥秋成都是藝人,表示對方好理解幕前工作,還期待看她性感演出,彼此取得共識,不會管制大家工作,她說:「我是個演員,若因為已婚規範自己,就不會再有突破。」

她稱在戲裏工心計,現實中與老公相處融洽,不存在太多計算,並笑說:「因為他的東西是我的,我的東西是我的。」卓羲見到湯怡生活幸福,也戥對方開心。問他恨不恨結婚?他直認:「我都恨結婚,但男人同女人不一樣,我要先為事業打拼一下,緣分到就到㗎喇。」

卓羲厭倦演好人角色

演過不少正義角色的卓羲,今次一改戲路,扮演雙面人,表面是好醫生,暗中賣假藥害人,且對老婆不忠,他大呼好玩,「以前演警察要顧及他們形象,其實我個人沒有包袱,最初以為導演搵我拍愛情片,不用打,後來才知是驚慄片,做壞人仲好。我好想試驚慄和災難片,演員試不同角色是好事,走入戲劇世界有不同面貌,以前拍劇都演過大反派」。

卓羲和何珮瑜(Jeana)有大膽的親熱戲,稱身為男演員比較被動,拍攝時依照導演指示,雙手不會亂伸。是否怕被誤會「鹹豬手」?他笑說:「我都未誤會Jeana啦。冇,我們溝通好好。」

期待跟潘燦良再合作

談及與劇帝潘燦良的打鬥戲,卓羲稱有毛管戙感覺,「燦哥(潘燦良)演舞台劇冇NG,訓練記性、表情到位,我都在他身上學習情緒收放,拍打鬥說話不多,兩個男人用眼神交流,我腎上腺素狂飈,好high。」

他和湯怡都期待跟潘燦良再合作,嫌今次未夠喉。早前看過兩次試片的湯怡,滿意自己的表現,對於演出備受稱讚,直認增強了自信,不敢奢望攞獎。卓羲笑稱導演怕他不出席首映禮,一直未有機會檢閱自己的演出。

場地提供:The Crown@英皇駿景酒店

湯怡/髮型、化妝:木子維納Vena

服裝:MARK FAST

吳卓羲/化妝:Marsha Ma

髮型:Ian Wong @ ii salon

■更多娛樂猛料 ﹕ol.mingpao.com

相關字詞﹕吳卓羲 湯怡 致命24小時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