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開箱】《冰原孤人》 火山爆發還魂記

【明報專訊】冰島除了女歌手Bjork和參與上屆世界盃的熱血國家隊外,其實還有不乏創意的劇集;《冰原孤人》(Katla)上月17日在影視串流平台Netflix上架,全劇8集,滿是詭異奇幻的風格。

死人復活 生者穿越時空

《冰原孤人》講述冰島冰川下的卡特拉火山已持續噴發一年,仍留在當地小鎮的人不多,當中有小旅館的老闆、火山監測站兩名工作人員、警察Gisli和其患有絕症的太太Magnea、做機械維修的Thor和女兒Grima及女婿Kjartan等。恐怕火山灰等空氣問題會影響健康,Thor希望女兒女婿遷往雷克雅未克,Grima卻拒絕;一年前胞姐Asa失蹤後,Grima一直想尋回對方,而且性情亦大變,並影響了跟Kjartan的關係。

另一方面,監測站的科學家Eyja把蒐集得來的樣本交到雷克雅未克的老師Darri手上,後者發現火山灰的物質在過去一年來出現了變化,所以決定親赴當地察看。其間Eyja與同事Leifur在冰川發現全身赤裸被火山灰鋪滿全身的年輕神秘女子,送她到地方醫院後,發現除了有低溫症外,一切無恙。該女子名叫Gunhild,自稱來自瑞典,醒來之前的記憶是,Thor帶她到火山附近遊覽。警察Gisli按其口供調查,發現她確實曾在旅館居住及打工了一段短時間,不過根據紀錄是20年前。最詭異的是致電其瑞典寓所,一名少年自稱是Gunhild的兒子,稱媽媽往遛狗,很快會回家。

其後Grima在一家房子發現了Asa,後者跟Gunhild一樣,渾身火山灰瑟縮一角,記憶停留在失蹤之前。Darri來到監測站後,某日發現已逝世的兒子,全身火山灰躺在他的牀上。劇情後來的發展,是病重或受到創傷的人也「還魂」;Gisli不良於行且靠呼吸器維生的太太Magnea,某天忽然恢復病前的綽約風姿,還行動自如為丈夫煮飯。最離奇是Grima看到跟自已一模一樣的Grima出現,而且沒有Asa失蹤的痛苦記憶。

法劇《魂歸故里》題材類近

雖然《冰原孤人》 不止逝者復生,連「生人」也重現,這橋段在電影及劇集卻非新鮮;2004年上映的法國電影《黃泉回歸》(They Came Back),已是如此異想天開。故事講述逝去的親人突然回到小鎮,震驚過後,小鎮設定集中營為這1.3萬新人口安排住所、工作。可是接走愛子的母親,無法面對已癒合的傷口;找回妻子的丈夫,誠惶誠恐擔心再失去至親;又見情人的女人,被迫再次面對這段戀情……當他們努力重拾親情與感情的同時,卻發現這批「歸來」的人有點異常及陌生。

《黃泉回歸》上映8年後,被改編成法國劇《魂歸故里》(The Returned),講述山區小城,許多死者重現,包括在車禍去世的女孩、在婚禮當日自殺的年輕人,被竊賊殺害的小男孩,精神病患殺手等,他們企圖回到原本屬於自己的生活,卻發生了很多異象,譬如經常斷電、大壩水位神秘降低,他們身體也出現了奇怪的痕迹。《魂歸故里》先後拍了兩季,各8集,連音樂都邀請了蘇格蘭post-rock樂隊Mogwai創作,迷幻又悅耳。《魂歸故里》首季口碑十分好,更贏得2013年國際艾美獎最佳劇集,美國電視台隨即買下版權重拍,於2015年播出,但無論成績及風格都不及原作。如果覺得《冰原孤人》故事有趣的觀衆,不妨找來看看。

其實《冰原孤人》衆多「還魂」個案中,比較特別及可抽出來成為外傳的,其實是教授Darri的一段,有點像電影《我兒子是惡魔》的變奏。Darri與太太經歷喪子之痛,但兒子逝世原來有另一深層故事,包含欺凌、反抗、教育與信任,還有兒童是天生一張白紙,還是天使或惡魔?抑或無論變成怎樣,都是父母的責任?

相關字詞﹕我兒子是惡魔 黃泉回歸 魂歸故里 冰島劇 冰原孤人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