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疫下開拍港產寶萊塢愛情片 導演Sri Kishore稱似打游擊 陳欣姸打開成家宏心扉 親熱唔尷尬

【明報專訊】印度人在香港人口比例屬少數族裔,部分人居港多年或是土生土長,早已將兩地生活文化融和結合。來自印度的Sri Kishore在港生活14年,邂逅香港女子結婚並育有一子。在這地方擁有家庭、事業和朋友,已視香港為家;加上與香港人同樣有着不怕辛苦及肯冒險拼搏的精神,啟發他執導首部港產寶萊塢(Bollywood)愛情片《我的印度男友》,由陳欣姸和印度裔港人成家宏(Karan Cholia)主演,在疫情最嚴峻時開拍,每日都面對很多突發問題要識執生,對於首次合作的二人絕對是大考驗。

記者:林蘊兒、柯美

攝影:劉永銳

本身任職跳舞老師的Sri,在印度曾執導3部電影,借自己一段真實的印港愛情故事為創作靈感,拍攝他首部港產寶萊塢電影《我的印度男友》,由成家宏及陳欣妍擔任主角。身為印港婚姻的真實寫照,Sri衝破兩地文化、背景、信仰、生活習慣的差異隔膜,全靠與太太互相尊重維繫良好關係。

Sri說:「我們雙方的家長都好開心成為一家人,縱使各方面有很多差異,最緊要懂得彼此尊重及了解,例如農曆新年,會跟太太去拜年派利市。換轉在印度人的重要節日,她亦會跟我去寺廟參拜。太太識煮印度菜,每年我們帶兒子回印度探親,過了排燈節(Diwali)才回港。兒子現已6歲大,就讀本地傳統學校,能聽、寫及講流利中文,他會教我廣東話。」

提到印度疫情嚴峻,Sri的親人居於當地,唯有每日致電雙親問候情况;由於當地的戲院因疫情關閉,父母要等電影明年在印度上映才能欣賞。

搵投資者處處碰壁

有拍寶萊塢經驗的Sri,刻意將印度電影常見的載歌載舞和香港的著名地標連結,注入喜感、豐富色彩及愛情、親情等元素融於電影。加上印度和香港演員聯手演繹,表面看似簡單,實際遇到不少考驗才能成事,他說:「當初籌集資金是一個問題,因為無論是香港,還是印度投資者對港產寶萊塢電影都沒有信心,明白他們不敢冒險,我做好計劃書,最少找過10個投資者傾,等了很久才回覆拒絕。後來有次跟香港朋友食飯聊起,他竟然對劇本有興趣,願意投資,真是很意外和感恩。」

Sri面對另一難題是去年開拍,撞正香港疫情最嚴峻時,預先計劃好的外景地點,因限聚令需臨時取消或改動,情况如打游擊,他說:「有一幕戲想在中環街頭拍,原定150人一齊跳舞,但是因為限聚令最後減至55人,還要4個人一組,每拍完一個鏡頭,大家便要即刻戴上口罩,好彩沒有劇組人員受感染。拍攝時有市民在旁投訴,我們唯有快速完成。」他從未見過尖沙嘴、銅鑼灣或中環等地方,可以靜到沒有人行街,令拍攝過程順利又有種冷清感,有得亦有失。

每日都有新挑戰

男女主角成家宏和陳欣姸一度擔心電影未能如期開拍,每日開工都面對很多突發問題要識執生。陳欣妍說:「每日都不知下一個景能否順利完成,像西環泳棚打卡熱點,由於要趕及在太陽下山前完成,需要和現場排長龍的打卡之友解釋和溝通,幸得他們體諒,讓我們先拍攝。每日都是挑戰,但愈是挑戰,就愈發覺一team人好有火,好團結。」

成家宏討厭被叫「阿差」

電影講述成家宏飾演的Krishna跟父親從印度移居香港,因被歧視而不喜歡香港。現實中印度裔的成家宏在香港土生土長,講得一口流利廣東話的他稱從沒被歧視,有佷多香港朋友還對他很好。

印度現在疫情嚴重,朋友都很關心他在印度的親戚。不過他最不喜歡別人稱呼他們做「阿差」,成家宏說:「不是我朋友,是在球場踢波時,試過被一些不認識的人叫『阿差』,知道很多人這樣叫我們,不過不算歧視,是稱呼上覺得不尊重,其實可以叫聲『朋友』,但不要歪歪哋講。(聽到會不開心?)不想聽到,因為好似取笑我們,我會嬲。」

陳欣妍主動打破隔膜

陳欣妍與成家宏在戲中獻出彼此的銀幕初吻,均表示十分難忘。陳欣妍為了與成家宏混熟,拍親熱戲時沒那麼尷尬,甫開工就主動撩對方傾偈,追問情史,藉此打破隔膜,更爆成家宏中學時已拍拖。

成家宏透露初戀情人是香港人,拍拖5年分手,現在女朋友同是印度裔。問他是否像戲中一樣,因文化差異而分手?他否認說:「只是合不來,愛情無分國界,我住在香港有選擇,不似印度舊式家庭,到適婚年齡,要由父母安排婚事,我愛一個人,想結婚就結婚。」

化妝:Ada Ling (陳欣姸)、Karan Cholia(成家宏)

髮型:Keith Ma @Salon Trinity(陳欣姸)、Karan Cholia(成家宏)

服裝:indiindia.hk(陳欣姸)、H&M(成家宏)

相關字詞﹕成家宏(Karan Cholia) 陳欣姸 港產Bollywood 我的印度男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