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開箱】《巴治奧:神奇小馬尾》 飲恨世界盃 超過12碼的遺憾

【明報專訊】《巴治奧:神奇小馬尾》(Baggio:The Devine Ponytail)上周(5月26日)在影視串流平台Netflix上架,最初還以為像是講述米高佐敦(Michael Jordan)職業生涯的紀錄片《The Last Dance》,怎料是劇情長片,登時滿頭問號,1990年代的巴治奧(Roberto Baggio)確是一線球星,卻非空前絕後,製作人有興趣把他的故事搬到大銀幕,自然看到戲劇元素。

人生低潮 轉信佛教

巴治奧馳騁綠茵場逾20年,為意大利國家隊上陣56次,轟入27球;球會方面,效力過祖雲達斯、AC米蘭、國際米蘭等班霸,曾奪金球獎及國際足協世界足球先生等殊榮。但《巴治奧:神奇小馬尾》不是說這意國名宿的豐功偉績,反而集中在他與父親的關係、整個球員生涯幾乎伴隨不休的傷患、宗教的慰藉,以及飲恨世界盃的遺憾。

電影講述巴治奧生於兄弟姊妹眾多的大家庭,父親不苟言笑,看來十分嚴肅,即使十七八歲的巴治奧在家鄉球會表現出色,被大球會羅致,爸爸仍沒什表示。據說1970年的世界盃,意大利敗給巴西,時年3歲的巴治奧曾向父親承諾,將來要高舉大力神盃,獻給爸爸。

他剛冒起已受傷患困擾,一直在隊中賦閒,幾乎要被賣走,此時走到一家唱片店,說要找Eagles的唱片,店主認出他是球壇新星,也知道他正陷低潮,於是介紹他看《人間革命》,告訴他或者佛教能幫助他。某天他往找這名店主,並一起念經。在大部分人信奉天主教的意大利,當巴治奧告訴女友他改信佛教,自然成為異類。大概在足球圈子亦然;片中的他奉池田大作為師,信的是日本創價學會,更感染了女友。

片中其中一個重點是1994年到美國參加世界盃;其時的巴治奧已是頂級球星,摘下國際足協世界足球先生等殊榮。意軍起初的晉級之路卻不順利,教練沙基的佈陣,也不太合巴治奧的踢法,然而意大利還是經過負愛爾蘭、勝挪威,以及和墨西哥之後,驚險打入16強;並在關鍵時刻巴治奧射入奠勝一球,反勝尼日利亞躋身8強,再先後殺退西班牙和保加利亞,得以站在洛杉磯玫瑰碗球場迎戰巴西。

巴治奧實現對父親的承諾在望,卻在決定勝負的12碼,兩名隊友射失後,技術精湛的巴治奧,身為晉級功臣的他卻一飛衝天,把冠軍拱手讓予森巴軍團,站在龍門前低頭落寞的「悲劇英雄」經典鏡頭,也在片中重現。

不過4年後在法國舉行的世界盃,首場分組賽,落後智利1球獲得12碼,巴治奧冷靜射入,示範了哪裏倒下就要在哪裏站起來,片中卻從缺。鏡頭從1994年世盃直接跳到2000年,躲在家剷草的巴治奧婉拒了日本的厚酬,認為留在意甲繼續有上陣機會,才有望參加2002日韓世盃。最終加盟剛升班的布雷西亞,重拾足球所帶來的快樂,卻再一次受傷患困擾,但他術後奇蹟似的康復,再次披甲而且保持水準,可惜2002年公布國家隊名單,他名落孫山。

父親謊言 鼓勵爭標

電影有一幕印象很深刻,不知道是否真的由巴治奧提供,還是戲劇元素;他跟爸爸往打獵,心情欠佳的巴治奧跟父親幾乎吵起來,巴治奧向父親道歉稱沒能為他守諾贏得世盃。爸爸說當年他才3歲,看總決賽時候根本睡着了,沒許過什麽諾言。

巴父自言平庸,所以一早放棄當單車運動員,家庭從來不是藉口,但巴治奧不同,有着萬中之一的天賦,卻缺乏目標,而且脆弱,巴父於是從小編一個給他。那一刻,獎盃對巴治奧來說不再有意義,球迷的愛戴也許更窩心;正如片中尾聲播出巴治奧的舊片段,包括2004年職業生涯最後一場比賽,被換走時,對手AC米蘭的馬甸尼、也是國家隊舊戰友上前擁抱,看看球迷的不捨之情,榮譽有時候不刻在獎盃之上。

相關字詞﹕十二碼 世界盃 電影 影視串流平台 巴治奧:神奇小馬尾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