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開箱】擊敗《不割席》奪奧斯卡紀錄短片獎 《Colette》的榮譽與哀愁

【明報專訊】上月舉行的第93屆奧斯卡頒獎禮,講述2019年香港反修例社會運動的《不割席》,入圍角逐最佳紀錄短片後,號稱自由都市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沒電視台直播或轉播頒獎禮,一如《理大圍城》,電檢列為三級,沒明言「禁」,戲院已放棄放映。最終《不割席》敗在講述二戰法國抵抗運動倖存者的《Colette》手下。跟《不》片一樣,觀衆可免費收看《Colette》,後者在YouTube的The Guardian(《衛報》)頻道播放,片長約24分鐘,法語對白,設有英文字幕。

背負逾70年的傷痛

《Colette》導演基亞奇諾(Anthony Giacchino)應VR遊戲《榮譽勳章:超越巔峰》(Medal of Honor: Above and Beyond)的公司邀請,拍攝以二戰為題材片段,給遊戲用戶瀏覽。基亞奇諾與監製杜雅(Alice Doyard)原定訪問在諾曼第登陸的一名老兵,當地導遊把他倆介紹給曾參與法國抵抗運動的Colette Marin-Catherine認識,兩人立即對她的故事產生興趣。不過Colette拒絕踏足德國位於諾德豪森市的米特爾堡多拉(Mittelbau-dora)集中營,直到歷史系學生Lucie Fouble介入,Colette改變心意,願意到訪她兄長Jean-Pierre於70多年前命喪之地。

片中Colette年屆九旬,滿頭銀絲,卻身體健壯,眼神炯炯;看她年輕時的照片,更是美人胚子。她十來歲就跟母親及兄長加入抵抗運動。當時她年幼,只負責監視德軍行動,譬如記錄車牌等。哥哥Jean-Pierre則會分發傳單、藏起武器及協助抵抗運動成員匿藏。不幸地Jean- Pierre於1943年被捕,送到米特爾堡多拉集中營,被強制勞動,最終因過勞而死,終年僅19歲,他逝世約一個月後,盟軍才趕到。據悉米特爾堡多拉集中營當時共關押了6萬人,二戰結束前約三分一人死去。當時被關在集中營的人主要工作是建造V-2長程彈道飛彈,在納粹高壓監控和逼迫地下,他們不眠不休,2萬亡魂很多都像Jean-Pierre一樣死於營養不足及過勞。

片中Lucie Fouble只有17歲,跟Jean-Pierre被捕時同齡,她主修歷史,對囚禁在米特爾堡多拉集中營的逝者很感興趣;她深信唯有面對這段殘酷歷史,人類才有希望免於重蹈覆轍,Lucie期盼建立被囚禁者的詳細檔案,更專研Jean-Pierre的個案,因而認識了Colette。Lucie稱她是法國英雄,在盟軍來到之前,只有百分之一的法國人積極反抗納粹。Colette倒是說多得Lucie,她才會踏上前往德國米特爾堡多拉集中營的路上,看看奪去兄長生命的地方。在前往德國的火車上,Colette告訴Lucie,Jean -Pierre比她年長3歲,英俊、聰明又意志堅定,在學校連跳兩級,而且自我要求很高,就像他們的媽媽。Colette母親來自軍人家庭,爸爸和兩名兄弟在一戰時命喪德軍手下,沒料到兒子後來也死在德國人手裏,曾對Colette說,死的怎不是她?哥哥的死,還有母親可能轉眼已忘掉的晦氣話,卻是纏繞Colette逾70年的傷痛。

恍如嫲孫的感情

Colette和Lucie來到集中營的一片草地時,前者自責沒帶來鮮花而痛哭,Lucie也跟着一起落淚,Colette這時候搞笑地說Lucie沒比她好多少,兩人根本未能令對方歡笑,Lucie羞澀說:「但我們互相扶持。」這一老一少建立恍如嫲孫的感情;片末,Colette把哥哥唯一留下來的戒指送了給Lucie,這個研習歷史的年輕女孩,再次流下淚來。《Colette》是奧斯卡歷來首部由電玩遊戲公司監製的得獎電影,諷刺的是《榮譽勳章:超越巔峰》在市場反應麻麻,倒是英國《衛報》有慧眼,發行此片,亦是這份報章繼講述種族議題的《Black Sheep》後,兩年內再度獲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提名並奏凱。

相關字詞﹕最佳紀錄短片 榮譽勳章:超越巔峰 衛報 諾曼第 法國抵抗運動 奧斯卡 不割席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