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禁講「加油」觸發離巢 做舞台劇初哥 視后田蕊妮不甘被框死

【明報專訊】田蕊妮20多年的銀色旅途經歷不少高低起伏,就如她初嘗演出的舞台劇《聖荷西謀殺案》角色般複雜,不過演戲對她而言永遠信心十足,認為在43歲遇上這角色時機最合適。現實中的她涉獵過主持、音樂、電影、電視等範疇,曾在電視台登上視后頂峰,她選擇不沉醉於虛名,寧在自由的角度飛翔,不框死自己。

記者:林祖傑

攝影:劉永銳

獲邀演出舞台劇任女主角,田蕊妮認為自己十分幸運 ,因演了那麼多年戲,仍有所追求,在這個階段讓她遇到這個劇本,能給予一些新衝擊,一定要好好珍惜,她說:「排戲過程一點也不覺辛苦,還幾enjoy,排戲必經階段當然有高低起伏,亦是我想演舞台劇得到的經驗。最重要就是有一個好劇本,每次看每次排都有不同的感覺和元素帶到畀我,令角色愈來愈厚及多層次,這是拍劇和電影沒有的,我覺得是好好的經驗和體會。」

對的時間遇上對的角色

田蕊妮透露今次角色太複雜,如她在30歲剛加入無綫不久時遇到這個劇本,確實演不到,因當時無論思想、情緒、性格都很幼嫩。對比現在,田蕊妮明白別人為何會揀她演角色Ling,因為相信她是一個有經歷的人,可以將角色的複雜情緒處理得好好,她說:「某程度上覺得幾啱我演,我覺得現階段和狀態去處理這個角色,個timing好啱,不知道再老幾年的我會是怎樣,可能我已體力不繼,很容易攰,現在身體或心理狀態,我都覺得遇到這個角色是一個好好的時間。」

至於能否駕馭角色?田蕊妮說:「在我演戲經驗裏,從未試過覺得有一個角色駕馭不到,儘管一定會有演得不夠好,每次再看都覺得有所不足,其實是沒有完美的。」

演戲不是比併 不戀棧虛名

今次有機會和潘燦良、溫玉茹等經驗豐富的舞台劇演員合作,田蕊妮反而很放鬆,沒太多壓力,她認為儘管電影、電視及舞台劇都有所分別,但在演戲範疇來看都是同一樣東西,沒有分別的,只是在技巧上有點不同。

田蕊妮說:「對着他們不用想太多,直接反應就得,演戲就是當遇到好對手,會更加開心。因為演戲不是比併,是一種交流,我是開心、輕鬆和享受,有什麼不明白就問,始終是第一次,即使面對年輕演員,我都會開聲問。」她認為演員無分新舊,演戲亦沒分高低,並說:「當進入演戲狀態,我只是其中一個角色,視后只不過是一個虛名,我從沒有因而框死自己。」

讚老公杜汶澤是好演員

論到曾合作過的好演員,田蕊妮二話不說數到老公杜汶澤,稱老公天生性格反叛,時時都有些很特別的想法和角度,並說:「我覺得性格反叛的人本身就是一個幾好的演員,如果本身是一隻豬仔,別人說什麼,你做什麼,就不會去思考同發現,他的好奇心加上反叛,擁有這兩樣性格已經是好演員的基本。他也是一個很浪漫的人,十分浪漫主義,有時我會和他講不要這樣,浪漫主義已不合時宜,不要太浪漫。另外他亦有很多棱角,多棱角先好睇,不會被磨到圓滑晒,我和他是兩個不同性格的人,當然他覺得我好,我又覺得他好。」

拒做懶人 計劃修讀演戲

由電視到電影再重回電視,到涉足舞台劇,田蕊妮認為每個範疇都很適合自己,因為也離不開演戲,她是一個演員,只會想演好角色。

對於有指當年決心離巢,全因被無綫要求禁講「加油」兩字,田蕊妮重申這件事只是一個導火線令她離開,不是一個最主要原因,她說:「在一個電視台做了那麼多年,有很多對手已合作過,很多劇本也做過,很多角色也演過,對自己會有一個追求,在無綫是一個視后,可能做什麼大家都覺得ok。人是懶惰的,我不想這樣,係咪真係得?可不可以再好啲?有時真的好想有人講,不如試下其他得唔得,在無綫沒有機會這樣做,經常好急速拍完這場戲,趕拍下一場,為咩呢?為了安穩?究竟我是否只回來講對白呢?要講句對白好聽好容易,個角色一定不會衰,當然中間有點掙扎,便跟自己說,可能真係演得好到完美冇得挑剔呢,都會有這個可能性。加油兩個字只不過是當刻引爆,我不覺得這樣就足夠,總之走就是想去修讀演戲,至於可會再重回拍劇,到時先算吧。」

場地提供:囍公館

服裝:HARRISON WONG

化妝:Meegan Seak

髮型:Ritz Lam @ Leonardo 3 Hair Corner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