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廖啟智安息禮 兩子吹口琴送最後一程 陳敏兒淚別亡夫:我以你為榮

【明報專訊】資深演員廖啟智於3月28日因胃癌病逝,終年67歲。廖啟智的安息禮昨日在聖安德烈堂舉行,儀式後,遺體舁送往火葬場火化。教堂外擺滿了親友所送的花牌,還有廖啟智戴着黑眼鏡於萬里長城留影的照片,禮堂內則擺放廖啟智面帶笑容的遺照。陳敏兒透露禮堂外的照片是亡夫生前揀的遺照,但無人用戴太陽眼鏡照片做遺照,所以她為廖啟智另選靚仔相做遺照。安息禮上,陳敏兒致悼辭表現很堅強,還不時安慰兩兒子,直至告別一刻她摸着靈柩忍不住淚水。

記者:陳釗

攝影:劉永銳

昨午12點50分,陳敏兒與兩子廖文哲、廖文信乘坐靈車伴隨廖啟智(智叔)的白色靈柩抵達禮堂。靈柩放在禮堂中央,旁邊放着太太陳敏兒所送的心形花牌,寫上「給我的最愛啟智 天國永生 永遠愛你 妻敏兒」,兩兒子的花牌則在兩旁。由於疫情關係,安息禮不設公祭,於網上直播同步追思,帛金將以廖啟智名義捐贈慈善用途。王祖藍、張崇德、劉美娟與蔣志光等組成詩歌班在儀式中獻唱。

敏兒感激辛勞:你可以好好休息

安息禮在牧師帶領祈禱開始,智叔兩子文哲與文信吹口琴。現場播映短片,有智叔生前受訪與演出的短片,曾跟智叔合作的林嘉欣與電影《點五步》導演陳志發也在片段中分享感受,陳敏兒貫穿片段中說智叔的故事。智叔住院時曾對敏兒說好擔心她,好唔放心,覺得自己未完成丈夫責任。敏兒說智叔作為演員盡力滿足要求;作為爸爸供書教學、陪伴孩子成長;作為病人,他是醫生口中A+病人,她最後說:「廖啟智,我以你為榮。」

陳敏兒在兩子廖文哲和廖文信陪伴下致辭,三母子細訴跟智叔的生活點滴。她稱跟智叔道別時說:「辛苦你喇,你𠵱家可以好好休息。」她感激智叔的辛勞,好少休息,過去一年因疫情令他們更親密;因他少開工而大家沒有活動便困在家裏,他們商量疫情後去旅行,睇地圖計劃要返內地睇名山大川,但這個中國夢沒法完成。陳敏兒形容智叔辛苦命,1984年兩人有少少錢,向TVB請兩個月假,孭住背囊實現歐洲流浪的夢想;他們買平價機票,要轉機坐20多小時,怎料回程時才知計錯數,應10號抵港,但時差下是11號才到,智叔要10號開工而公司不准請假,他唯有另購直航機票先返港。陳敏兒為慳錢便繼續轉機,他們同到機場,智叔先上機,他入閘時回頭望已哭了,敏兒也忍不住喊。

「智叔不怕死 但不捨留下妻兒」

敏兒說:「呢件往事提醒我,原來生離死別,哪怕會知道你好快會同佢重聚都好,仍然會唔捨得,好似此時此刻,佢喺病房知道就快要離開,佢好多眼淚、好多嘅唔捨得,佢嘅唔捨得,正正佢係一個好有責任嘅人,放唔低囝囝、放唔低呢個老婆,佢同我講:『敏兒,我係諗住我殿後㗎,𠵱家要留低你,辛苦你。』」她稱智叔就是這樣有責任的人,他不怕死,但不捨得家人,她跟兩兒子要智叔知道,他們好掂,會照顧好自己。她亦對兩子說這會成為廖家的質素,有責任感與尊重人。

大仔文哲難忘父親溺愛

兩子也分享跟父親相處的點滴,兩人有時也會稱爸爸做「智叔」。大仔廖文哲稱智叔對他的愛近乎溺愛程度,漸成長時,他跟父親的守規律性格不一樣,故對他不滿,自己也怕爸爸。這是他的錯覺,智叔是心底裏愛他;他到澳洲讀書,每次返港智叔也接機,他說:「嗰個笑容話我知,佢係幾咁掛住我,佢係一個非常愛我嘅爸爸。」

二仔文信感恩成智叔最後學生

二仔廖文信提到智叔於年初入院後父子的相處,他為智叔讀勵志小故事,智叔會執他的讀音,抑揚頓挫,這成為他們的新活動。後來一家人更在醫院圍讀劇本《相約星期二》,是他喜歡又曾演出的舞台劇。文信做有關製作的工作,智叔經常給他意見,文信說:「無機會再請教佢同問佢意見,但我好感恩成為佢最後學生,成為一個令佢驕傲嘅學生同兒子。」

智叔思念孻仔每天聽《天家裏》

陳敏兒在台上也提到2006年他們的孻仔廖文諾離世,他們一家五口曾錄了一首歌《天家裏》,智叔思念兒子,故生前每日也要聽這首歌。現場播放《天家裏》有文諾的聲音,並有他們一家人的溫馨合照。

安息禮尾聲,陳敏兒再次上台,感謝製作團隊為智叔籌辦美麗又平安的安息禮,她說:「相信智叔一定收貨及開心,智叔離世後,我睇到唔同地域、唔同宗教及唔同政見嘅人,對佢有好多正面肯定,我心裏面好感動,我亦諗唔到安息禮有咁多人出席。我個感覺就好似所有人,送咗最後一個獎畀廖啟智,我好感激大家一齊聯手送畀佢呢個人生金像獎,我𠵱家代廖啟智去領獎,再一次多謝大家對智叔嘅愛,多謝你哋!」儀式後,陳敏兒三母子隨着靈柩步出禮堂,目送靈柩上車,大仔捧着智叔的遺照。他們表現堅強,站着給傳媒拍照,之後登上靈車離開。

■更多娛樂猛料 ﹕ol.mingpao.com

相關字詞﹕廖文諾 《天家裏》 廖文信 廖文哲 吹口琴 安息禮 胃癌 陳敏兒 廖啟智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