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解約女團CLC鬧爆韓國舊東家 轉戰內地 莊錠欣認藍絲撐港警爸

【明報專訊】童年時拍過不少無綫劇的莊錠欣(Elkie),2016年加盟韓國女團CLC,曾多次回港演出。去年底宣布與CLC所屬經理人公司Cube娛樂解約,並到內地發展,其後在社交網轉載《人民日報》帖文及向解放軍致敬,遭本地粉絲圍攻。莊錠欣日前接受本報獨家視像訪問,斥責韓國舊公司削減CLC資源,成為她離隊主因;自認「藍絲」的她支持香港警察,在2019年香港反修例風波期間,一度患上情緒病。

記者:蘇珮欣

現年22歲的Elkie於2015年透過選拔賽簽約韓國Cube娛樂,到當地做練習生,翌年加盟女團CLC。Elkie表示6年前隻身赴韓發展時,對公司有很大期望,渴望實現夢想;到當地後發覺一切並不簡單,「雖然早有心理準備條路不易行,但發生許多意想不到的事」。

好歌轉讓IZ*ONE 對公司失望

Elkie自言身為外國人溝通困難,無論怎樣學好韓文,都跟當地人有距離,很難完整表達心中所想,「我性格樂觀,別人說什麼我都話好,卻有人話我做戲」。Elkie稱出道初期曾遭作曲家責罵她「好蠢」、「毫無用處」,令她很傷心。有否感到歧視?她稱不至於歧視,但機會比當地人少。

Elkie表示經常為了練習不眠不休,「試過最誇張連續幾日無得瞓,還要不能卸妝,最長試過連續排舞16小時,由中午練到深夜,攰到行路似喪屍」。她稱最難過是公司沒有提供適當的資源給CLC,令成績未如理想,「原本屬於我們的歌及機會竟給了別人,十分無奈,我們7個女仔好努力,有時覺得歌曲反應不錯,想再衝,但公司扼殺了這些機會」。曾有報道指日韓限定女團IZ*ONE的出道歌《La Vie en Rose》原是屬於CLC的,CLC早已錄歌及排舞,最終卻拱手相讓給IZ*ONE,並在韓國多個排行榜奪冠。Elkie說:「我覺得公司好過分,很失望,CLC出碟頻率好低,有時一年才出新歌新碟。當公司說不會再投放資源給CLC,我覺得再留下來已無意義,身為藝人只希望透過作品跟粉絲見面,若什麼都不能做,無法回饋粉絲,我接受不到。」Elkie與Cube娛樂解約後,稱與CLC隊友仍有聯絡,「我們關係好好,她們成日話想到內地旅行,叫我帶她們去玩,我說會在家預留房間給她們」。

2019被網民要求表態 出現抑鬱

去年底Elkie到內地發展,在港土生土長,為何不回流香港?Elkie說:「其實是巧合,我合作開的團隊早在內地扎根,所以先發展內地巿場,香港若有工作也會回來。」Elkie返內地發展後,頻頻在微博轉載《人民日報》及央視新聞帖文,又在Instagram向解放軍致敬,不少網民留言說要「脫粉」,稱「人民幣真香」、「很失望」。對於被指為了事業放棄香港人身分?她認為這說法很奇怪,「我在香港出世,是土生土長香港人,為何要放棄?反而不明別人為何這樣想。我不介意表明立場,也不會評論別人想法(覺得自己是「藍絲」定「黃絲」?)我是藍絲」。

對於2019年香港的反修例風波,Elkie自言是和平主義者,希望有安靜的生活,大家和平共處,為民生而努力,「當時我在韓國,不太接觸香港的新聞,但這是大事,所以也知道。我覺得好心痛,可惜我在韓國,任何事都做不到,加上當時患上情緒病,連自己也顧不到」。Elkie稱當時不少網民在其IG留言要求她表態,原不想出post,但當時公司逼她每周要出指定數量帖文;她看到評論,開始出現抑鬱,「試過在健身室失控爆喊,跟住開始收埋自己,什麼也不想說,整日困在房間,連客廳都不想出,感到很灰同失望」。

想返無綫拍劇 與馬國明合作

Elkie的繼父是香港警察,「我與繼父關係不錯,有關心他的工作,亦討論過香港情况。我幾乎每日都與家人視像通話,不過當時精神狀態不佳,幫不到他,但很擔心他的工作有危險。我支持他,也支持香港警察」。被問到會否擔心表明政治立場後,失去粉絲支持?她說:「我相信會有的,但不介意說出這想法;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相信總會有人跟我相同,而且大家會互相尊重。」

談到在內地的工作,Elkie表示現時生活充實,工作環境不錯,「沒有工作的日子,我會自己做運動、寫歌。最近媽媽在內地跟我一起住,也花許多時間陪媽媽,之前她生日,我親手整蛋糕,並帶她外出用膳」。Elkie表示待疫情緩和後會回港,希望得到港人認同,「畢竟香港是我家」。

Elkie透露正在籌備不少工作,即將推出新歌。被問到會否考慮回無綫拍劇?她坦言也想,「原來我也拍了20多齣TVB劇集,現在應該可演一些成熟角色。最想同馬國明合作,有機會想演他的妹妹」。最後Elkie想對香港的粉絲說:「趁年輕多嘗試,要有夢想,希望大家知道有一個香港女仔為大家打氣,給大家正能量,千萬不要放棄,只要行出第一步,就有機會實現夢想。」

相關字詞﹕反修例運動 韓星 專訪 莊錠欣 韓國女團

上 / 下一篇新聞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