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專注做個好演員 胡子彤信香港電影未死

【明報專訊】運動員出身的胡子彤,2016年拍首部戲《點五步》入行,並憑該片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贏在起跑線,胡子彤有不少演出機會,不過他如近作《二次人生》的角色李志行一樣,不清楚自己的人生目標,直至去年疫情,接觸多了關於這行的東西,上了些課程,對表演有更深認識,才確定目標,行演員這條路,他說:「不是記熟對白就叫表演,還有很多東西要兼顧和學習,我想做個可塑性高的演員,希望導演想到角色人選,就想起我。」

記者:柯美

攝影:劉永銳

胡子彤起初本着玩票性質,想看演藝圈和演員是什麼一回事而入行,參演首部電影便為他帶來獎項,他說:「得獎後,很多人都問我有冇壓力和包袱,說實話,完全沒有,初入行根本不知獎項代表肯定及做演員的入場券。我從來不給自己壓力,就算現在有人和我說『你已經入行幾年,演戲應該要有進步』也沒壓力,最重要做好眼前工作。」

對於輿論也沒壓力?胡子彤說:「都想知別人怎樣看我,但不會放好重,當知道外界怎樣看自己,我會過濾和反思。(會否影響心情?)都會,但很快就調整到心態,豈可盡如人意,令每個人都喜歡,別人講我不好,不代表我就是不好,最重要是自己怎看自己。我很幸運,之前有人在網上攻擊我,我沒理會就沒再狙擊了。」

珍惜兄弟情

他在戲中失落時,有個好朋友強尼在其身邊打氣,在現實生活中,他也有不少「強尼」,除昔日打棒球的一名好兄弟,還有同公司的3個好兄弟朱鑑然、吳肇軒、林家熙,他們同時間發展,見證大家成長和高低起跌,發生事會4個人一齊傾,胡子彤說:「我很珍惜我們的關係。(發展各有不同,不會妒忌?)我一定不會,相信他們也不會,我都有和他們說『可能頭10米我行快點,之後30米,可能你們爬過我,大家都是朝終點進發,喜歡演戲,想做個好演員。』」

失戀不可怕

問他入行最失落是否與舊愛歐鎧淳分手?胡子彤認為這件事,是人生其中一個經歷而已,可能他是藝人,才成為大家的焦點,並說:「現在回頭看,ok喎,每個人都失戀過。反而是入行後第三年,覺得有些進退失據,好似好忙,但不知自己做緊什麼,直至去年疫情,有時間沉澱和沉思,想清楚想做什麼,是否想繼續做演員,從學習了解這行和表演多些的時候,今年再重新出發,爽。早前為電影試鏡,將所學放膽運用出來,真的做到,爽到爆,不理最終是否被錄用,起碼更加清楚方向,不會再形容自己是新演員,一定要向前行,有一點點進步也好。」

失戀時如何走出谷底?他說:「要靠自己,正如《二》一樣,譚耀文和強尼等人和你打氣,點醒你,都要靠自己爬起來走到終點。」

重新萌芽的香港電影

胡子彤滿有鬥志,但會否覺得生不逢時,香港電影產量一年比一年少,最近更有人說「香港電影已死」?胡子彤不認同,並說:「我現在仲做緊訪問,香港電影又怎會死呢?我有信心,現在可能是一個重新萌芽的時候,有很多新導演、新演員,又有很多人讀電影,我也應大學的電影學會之邀擔任嘉賓,分享演出經驗。」

相關字詞﹕胡子彤﹕電影《二次人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