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首演「廢夫惡妻」 朱栢康誘發談善言喜劇細胞

【明報專訊】曾經歷一次婚姻失敗的朱栢康,雖沒對婚姻產生恐懼,但不渴求,相信感情關係多於一紙婚書,大家都可以理解。但30歲的談善言也不渴求婚姻和生兒育女,認為一對情侶間相處舒服便維持現狀,沒必要改變,到有日想有小朋友陪伴,鑑於全球人口爆滿,寧願去領養,找個需要她陪伴的小朋友。

記者:柯美

攝影:孫華中

朱栢康在電影《不日成婚》面對「妻管嚴」惡妻談善言,仍用盡辦法去偷食。今次是他們第二次合作,第一次是ViuTV劇《打天下》,不過只得一場對手戲,朱栢康笑說:「上次是我『凶』她,今次調轉她『凶』我。」雖首演夫妻,但二人甚有默契,談善言表示多得導演寫位寫得準,拍攝前經過多次排練,清晰知道導演所要的節奏,「廢夫」朱栢康又演得很好,喜感甚強,幫到沒喜感的她。

朱栢康認為是相輔相承,並說:「阿談(談善言)太客氣了,對手之間的合作,不能夠要求對手信任你。當對手信任你,其實是很大blessing,因為大家都是演員,講得自私和不好聽,每個人都會想怎樣突出自己,遇到個有商有量又信任你的對手,真的很難,我都要多謝她。」

失婚學懂享受獨處

曾經過一次婚姻失敗的朱栢康,沒有對婚姻產生恐懼,抱獨身主義,還笑稱最近也想究竟自己有沒有「獨身恩賜」?但身邊的兄弟都說他沒可能。他否認如戲中角色一樣無女不歡,自爆目前連女朋友也沒有,不知幾dry,並說:「都想有個伴,但已過了焦躁不安,很想拍拖的階段。以前怕孤獨,現在懂得利用時間去工作,休息時就好好休息,讓自己沉澱,不需要為關係負責任,多了問自己要什麼,享受獨處,反而有時會想,若家裏多了一名女性,如何處理呢?」

朱栢康承認夫妻相處是一種學問,他亦從失敗中檢討,他說:「有很多事情還要檢討,但我要繼續向前行,如果仍捉住之前,之後可能有些事不會看得清。對不同人,應用不同方法去磨合,不是只得一套方法。」是否已將舊的放下,仍相信婚姻?朱栢康說:「要放下了,愛情只是一個階段,比較放眼與對方建立一種感情。(一紙婚書不重要?)視乎對方需要,令她安心就去簽紙,覺得束縛咪唔做,我無所謂,大家要建基良好溝通。」

不婚主義 計劃領養

談善言也直認不渴求結婚和生兒育女,並說:「沒特別要求想結婚,覺得相處得ok就ok,既然不強求一定要結婚生小朋友,沒生小朋友的想法,就沒需要結婚那麼大改變。」問她是否已有男朋友?她猶豫之際,朱栢康替她解圍:「我幫她答,我無。她就不知,是個謎,我都不知。」若意外懷孕會否結婚?她說:「要殺到埋身先知,現在講我會怎樣,不會怎樣,但當殺到埋身,萬一我的做法不是這樣,我覺得現在回答很不負責任。我不知,我不肯定。」

沒想過生小朋友的談善言,反而有段時間想過領養,她說:「當時覺得全球人口已爆滿,有些人又無父無母,假設有日想有小朋友陪伴,倒不如找個需要我陪伴的小朋友。」她笑言另一半可有可無。說到擇偶條件?朱栢康說:「相處過先知,最緊要夾到,自己生命上需要是一種平靜和平安,難的。」談善言認同是難的,並說:「兩個不同的人擺到那麼近,互相干擾和影響下,要平靜真的很難。」

疫下檔期大亂感壓力

去年爆發疫情,很多人工作大受影響,有些更零工作零收入,但二人算是幸運,影響不算太大,談善言去年參演了兩部電影《不日成婚》、《大Project》和兩齣電視劇,只有去年底開拍的港台劇,因疫情推遲。

朱栢康簽了ViuTV,起碼每月有固定底薪,他說:「也有多項工作無了期延遲,最令我苦惱是繼續等舊工作,但又有新工作接洽,接不接好呢?擔心疫情緩和,接落的工作突然開工,撞了新工作怎辦,不識handle。 我對這種狀態有少許痛苦。」談善言插嘴說:「就好似考試不斷改期,考完試就可以做別的事情,心理壓力很大。」

場地提供:英皇鐘錶珠寶中環旗艦店

化妝:German Cheung(談善言)、Maggie Lee(朱栢康)

髮型:Larry Ho @ Aveda IL COLPO(談善言)、Ginny@hairculture(朱栢康)

服裝:Chole(談善言)、Gieves & Hawkes(朱栢康)

首飾:英皇珠寶

■更多娛樂猛料 ﹕o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