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捲性騷擾風波 開記招被踩場 翁立友含淚求雞排妹告上法庭

【明報專訊】台灣女星雞排妹(鄭家純)日前自爆主持尾禡活動時,遭主辦公司老闆以言語性騷擾及摸手,又指被男歌手由下而上摸臀,令金曲台語歌王翁立友捲入性騷擾風波。翁立友之後發聲明稱潔身自愛,認為雞排妹如覺得權益受損,他支持提出控告,由司法主持正義。昨日翁立友在台灣舉行記者會,雞排妹現身踩場,場面一片混亂。翁立友在雞排妹離場後才現身,他稱自己都是受害人,含淚拜託雞排妹告他,還他一個清白。雞排妹其間曾折返但未能入內,她其後發5點聲明,斥翁立友以「受害者」自稱,是對她二度傷害。

娛樂組

雞排妹得知翁立友開記者會,她突然現身會場,引起混亂,傳媒爭相採訪她。雞排妹坐在傳媒區第一排,初時未有回應傳媒提問,反而在社交網開直播;翁立友經理人稱這是說明會,不是公審會,要求雞排妹離開。雞排妹說:「我想聽他說什麼?我是當事人,我們兩個人都是當事人。」由於雞排妹不走,記者會遲遲不開始,唱片公司一度宣布改以直播方式。雞排妹對翁立友不願意出來感到很遺憾,稱不是要鬧場,說完便結束直播起身離開。

調虎離山 待雞排妹離場即開記招

原來翁立友方面採用調虎離山計,在雞排妹離開後,翁立友才出來開記者會。雞排妹得知立即折返,但被拒在門外。她無奈問為什麼不敢跟她見面?不敢跟她對話?翁立友在記者會上一臉憔悴並雙手合十。唱片公司表示之後不會再對外發表聲明,一切由律師處理。

翁立友:連想自殺權利都沒有

翁立友表示沒有躲起來,只是無奈反覆回想這次性騷擾事件,思考性騷擾定義,他原本以為謠言止於智者。他坦言這段時間過得不開心也不舒服,他不是不勇敢面對,認為自己是「受害者」,為何要出面解釋此事件。他稱事件非他引起,他從未想過自己會身陷性騷擾疑雲,重申從來沒有對任何女性或男性有不舒服的舉動,若對方覺得有被他傷害,可以請對方提告,還他一個清白。他表示是一個單純的藝術表演者,現在他想哭,但連哭的空間都沒有。他稱母親擔心得每天以淚洗面,感到對不起母親。他感到自己連想自殺權利都沒有,他反問:「為何沒有權利?」他體會人言可畏。翁立友提到自己有兩個夢想,一是工作順利,二是娶老婆成立家庭,成為一個清白的理想伴侶,但此事重創他的夢想。他再稱自己在此事中是受害者,沒有做過任何性騷擾事件。翁立友的經理人懷有9個月身孕,她曾用咪苦勸雞排妹離場。事後有傳她一度感頭暈及身體不適,要救護車送院,吃了藥已平安回家。

雞排妹受二度傷害要求道歉

雞排妹對翁立友自稱「受害者」發表5點聲明,指對她造成二度傷害,表明不會提告,只要一個道歉。雞排妹在聲明中表示到記者會是想尋求直接對話的機會,不想再被誰挑撥離間,只想勇敢面對,動機單純。她不提告的原因,是相信這事件可以在台灣社會有一個反思機會,而不是一宗犯罪行為,她要的是一個道歉;翁立友在記者會以「被害人」自稱,對真正的受騷擾者是二度傷害,是更嚴重的惡意,她絕無憑空誣陷翁立友的動機。

杜汶澤發文撐女方

杜汶澤昨日在社交網發文撐雞排妹,他說:「香港人有難的時候,家純為港人發聲,我們都覺得她很勇敢。但到今天她受了委屈而為自己站出來,卻受到辱罵和揶揄,我心裏很難受。可能你會覺得她的處理手法不是你心目中的所謂成熟,但如果一個懂得耍手段的人,又怎會為社會不公而衝動呢?」

曾被指擁抱壓胸 曾國城呼冤

雞排妹曾指被一名主持大哥擁抱壓胸,令台灣藝人曾國城捲入其中。曾國城回應稱冤枉,說可能他的肚子比她的胸部再大一點,他對任何人都一樣,如果雞排妹對他的表達友誼方式覺得不舒服,可以直說。

相關字詞﹕曾國城 翁立友 鄭家純 雞排妹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