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開箱】《奪命監》疫情副產品 Staycation的恐懼

【明報專訊】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航空業大受打擊,出外旅遊成為不可能,本土消費無可避免奉為主流,住酒店當出外,Staycation變成疫下新常態。可恐怖與驚慄片類型總是由主角的夢魘和秘密引發,沒有疫情,Staycation也可以是一場噩夢,《非常盜》男星戴夫法蘭高(Dave Franco)看準這空間,演而優則導,處男導演及編劇新片《奪命監》(The Rental),正是利用這種情境,做出刀仔鋸大樹的成績,大有發展成系列電影的潛質。

成本低 僅6人演出

《奪命監》講述兄弟Charlie和Josh各自帶太太Michelle和女友Mina計劃三日兩夜的周末假期,並看中海邊一棟豪宅,本應是無憂無慮的Staycation之旅,入住後才發現被人監視;暗藏秘密的背後,更招來致命殺機。

戴夫法蘭高未知是否演得太多《賤鄰50》、《弊傢伙,玩大咗》及其兄占士法蘭高(James Franco)執導的《荷里活爛片王》,怕搞笑形象深入民心,所以只專心當編導,反而拍過《奪命狂呼4》的戴夫太太雅莉森貝兒(Alison Brie)粉墨登場,飾演Michelle。扮演Charlie的丹史提芬(Dan Stevens),主演過《唐頓莊園》及《美女與野獸》,香港觀眾也許最熟悉;至於飾演Josh和Mina的,則是分別拍過電視劇《Homecoming》的謝洛美威特(Jeremy Allen White),以及《Argo救參任務》女星舒拉凡特(Sheila Vand)。

對於恐怖驚慄類型,戴夫法蘭高自言很受《閃靈》、《魔鬼怪嬰》、《德州電鋸殺人狂》和《月光光心慌慌》等影響,他表示《奪命監》的創作靈感正是來自對共享旅居的潛藏恐懼,並借Airbnb創辦人的話來說明:「建立網站,讓大家可公開張貼他們最私人的空間照片:睡房、洗手間,這些都是平日別人來訪時會關上門的地方。然而透過互聯網,他們可邀請完全不認識的陌生人來家中留宿。」戴夫指出國家愈來愈撕裂,大家失去互信,卻會因為幾則網上正評而相信別人,住進陌生人的房子。他覺得這可牽引出對真實世界的恐懼,發展成紮實的懸疑故事。

《奪命監》成本有限,除上述4主角,只有民宿管理員及蒙面殺人狂出鏡,另一「主角」可能已是主角租住的臨海大宅;據悉劇組在俄勒岡州南部的小鎮找到這拍攝場地,無論周遭的海岸線、濃霧籠罩的氣氛等,都符合劇情發展。

潛藏欲望與秘密

不過片中真正引發出「悲劇」的,其實是主角掩埋的欲望和秘密。哥哥Charlie和Mina一起工作,互相欣賞;另一方面Josh年少輕狂,屢次犯錯,是認識了Mina後才帶來正面改變。4主角當中既有兄弟,也有夫妻、情侶及同事關係,他們一起旅行,才逐漸揭開當中的秘密,包括來自中東國家的Mina不忿受歧視,她其實最先訂房子,但屋主見她的姓氏而拒絕,反而白人男性Charlie出面立即成功。

為了迎接翌日的行山之旅,Michelle決定早睡,Charlie、Josh和Mina則享受假期,一起嗑藥喝酒,Josh最早昏睡,剩下Charlie和Mina獨處,面對星空浸浴,終越界出軌。第二早醒來兩人後悔不已,因酒精和藥物影響,決定留在民宿休息,兩人也許諾下不為例。往遠足的Michelle從Josh口中得悉,她和Charlie前兩任女友一樣,都是第三者,讓她不安及憤怒。

留在民宿的Mina此時發現浴室水龍頭裝有監視鏡頭,而且不止一個,大驚欲報警,Charlie卻阻止,認為若找不回母帶,恐東窗事發,對Michelle和Josh只有傷害。此時Michelle回來,惱怒Charlie對過往關係的隱瞞,同時召來民宿管理員Taylor維修壞掉的浴缸,Mina跟後者當面對質有關偷拍鏡頭一事,並發生爭執,此時Josh介入,把Taylor打個半死,當眾人到屋外時,蒙面神秘人偷偷殺死Taylor,3人處理屍體期間,Michelle卻看到Charlie和Mina親熱的出軌畫面,氣得收拾行李驅車離開民宿。

結局是4主角無一生還,蒙面殺人狂是誰不得而知,他為何大開殺戒,片中也沒提及,當揭開面具一刻,鏡頭已轉移。片末是不同地點的睡房、客廳、浴室都裝有閉路電視,監察人的一舉一動。看來此片大有潛質發展成電影系列,一如當年的《奪命狂呼》,至少揭開兇手及其背景,已在劇本方面有一定發揮空間;加上《奪命監》成本甚低,今年7月疫情之下在美國限量戲院上映,iTunes等VOD平台同步上架,全球暫時已錄得超過300萬美元收益,更一度登上熱播榜首位,成績算十分不俗 。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