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湯漢斯捐款支持拜登 Gaga百變造型拉票

【明報專訊】美國總統大選今日投票,除了代表民主共和兩黨的候選人拜登和特朗普外,Hip Hop歌手Kanye West今年7月亦宣布參選,這名4年前公開支持特朗普的黑人男歌手,除獲得其妻、真人騷女星Kim Kardashian支持外,還有科技界強人馬斯克(Elon Musk)為他背書,只是大部分人覺得Kanye出選只是一次個人宣傳,又或者如美媒早期猜測他只是要𠝹走投給拜登的黑人票,勝算甚微;拜登在絕大部分荷李活歌影星支持下,又是否真的對擊敗特朗普有幫助?曹操都有知心友,曾製作及主持《飛黃騰達》的特朗普,在荷李活真的無朋友?

BBC早前有專文探討名人效應在今年的總統大選是否真的有助拜登。文中特別訪問了專研名人效應與民主政治的記者羅倫斯(Cooper Lawrence);她指出名人效應在美國政治並非新鮮事,荷李活靠攏自由派也有其歷史傳統;而星級共和黨員都不需要演藝界的同儕加持,像已故總統列根、前加州州長阿諾舒華辛力加(Arnold Schwarzenegger),以及算在荷李活打滾過的特朗普。

鼓動年輕人投票

根據2008年的民主黨內初選,名嘴奧花雲費(Oprah Winfrey)為奧巴馬站台,催谷了近百萬選票,當時奧巴馬的黨內對手希拉里,其實有更多荷李活的支持者。羅倫斯指出名人另一效應是鼓動選民出來投票,像今年不少演藝界人士都呼籲粉絲登記做選民,以及踴躍投票。以小天后Ariana Grande為例,她來自佛羅里達州,上周就在擁有2.8億追隨者的多個社交網,呼籲佛州人趕快登記做選民。據報帖文出來後,佛州的選民網上登記系統大塞車,最終把死線延遲了1天。

另一方面,數據亦反映名人效應也許能催谷選民投票,卻未必可左右他們投票給誰。以上屆總統大選為例,希拉里獲《盜海豪情》佐治古尼(George Clooney)和《老友記》珍妮花安妮絲頓(Jennifer Aniston)等一線明星為她籌款,又得Lady Gaga和「黑寡婦」史嘉麗祖安遜(Scarlett Johansson)等支持;選舉後期,甚至邀請了Katy Perry等天后級歌手巡迴全美舉行演唱會造勢,似乎目標是要鼓動年輕及游離選民,但似乎並不奏效;2016年,據報約11%於2008年投票給民主黨的非裔選民沒出來投票,名人效應沒能送她進白宮。2018年中期選舉的情形相若,樂壇天后Taylor Swift打破向來在政見方面的緘默,在社交網公開支持兩名民主黨的參議院候選人,帖文曝光後48小時,多了16.9萬人往登記做選民,當中超過一半是30歲以下,但她背書的候選人以些微票數落敗。再次證明偶像級的歌手或演員,可催谷人登記做選民或投票,卻不一定能左右大局。

年輕人受偶像影響

羅倫斯又指出,有所謂「親密關係的幻覺」,尤其當今社交網流行,「可能認識Kim Kardashian(著名真人騷女星)比鄰居還要多,所以如果Kim說會投票給拜登,粉絲或會受影響,尤其他們如果對政治不熟悉」。羅倫斯表示,對比其他年齡層,年輕人投票率較低,但他們大多會關注喜愛明星的社交網,所以若被號召出來投票,很大機會投給民主黨。美國皮尤研究中心早前的調查就顯示,年齡介乎24至39歲的選民,10人中只有3人會支持特朗普。羅倫斯說根據約40年的研究,人要到約30歲政見才會成形,那之前如果是忠實粉絲的話,偶像的背書可能會造成影響。

事實上近月大批歌影星透過社交網呼籲粉絲登記投票、參與籌款,甚至為拜登站台。例如樂壇天后Taylor Swift就登上《V》雜誌封面,並在訪問中闡述為什麽要投票給拜登。同樣地金像影后珍妮花羅倫斯(Jennifer Lawrence)亦跟Taylor的選擇一樣。首對確診新冠病毒的荷李活夫婦湯漢斯和太太麗達韋遜(Rita Wilson),甚至捐錢支持拜登競選。單在Instagram已有2億追隨者的《狂野時速:雙雄聯盟》狄維莊遜(Dwayne Johnson)表示,過往沒有特定政治立場,但今年他會支持拜登。Marvel電影中的「鐵甲奇俠」羅拔唐尼(Robert Downey Jr.)、「變形俠醫」馬克路法奴(Mark Ruffalo)、「Marvel隊長」貝兒娜森(Brie Larson)則呼籲粉絲出來投票,並提供郵寄或親臨票站的指引;《七宗罪》畢彼特(Brad Pitt)則為拜登的競選廣告旁白。百變天后Lady Gaga更十分落力,昨日親臨賓夕法尼亞州為拜登站台拉票,連月來又在社交網催票,甚至錄了片段示範往票站的不同裝束,噱頭十足。

相關字詞﹕莊威 安祖蓮娜祖莉 奧花雲費 奧巴馬 美國總統大選 湯漢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