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速遞

陳增濤

作家專欄

下一篇
上一篇

今年番茄冇咁好食 / 陳增濤

【明報文章】習慣了每天一早到山下河邊的田野散步,四五公里的田間小道有一小時的運動量。剛過了二十四節氣的白露,七點鐘天才亮,附近的農家已經在田裏幹活。這是條季節河,遠從阿爾卑斯山脈流向羅納河(Rhône)的支流。正如《莊子.秋水》篇所描述的,「秋水時至,百川灌河」,中外都一樣,不過秋水來了,也只會把河牀的鵝蛋石淹蓋一部分。感謝老天爺,附近河邊的田野平坦而肥沃,還可抽阡陌間水道的水來灌溉農田。多年前這裏種的都是櫻桃樹,現在總得有大半改種了葡萄,用來釀造簡單的家常酒。附近的農家也有在農田種些西紅柿、青椒等蔬菜的,然後在村間公路旁豎立一個廣告牌,或者靠口碑相傳零售。七八月暑假期間多遊客,可以賺些外快。去年底冬天過分的溫暖,今年自入春以來老天爺又不降雨,泥土都乾透了,連我自己種的一些特別品種西紅柿也出乎意料的憔悴,花還沒有開好葉子已經開始發黃。原來這也不光是我所面對的問題,田園裏農家種的是拿來做番茄醬的「羅馬」品種,似乎冬天太暖了沒有殺死泥土的害蟲,有不少給蟲蛀了的西紅柿丟滿了田間。果實的顏色既不好看,味道也不好。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