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

港聞

下一篇
上一篇

大灣區GBA專題:動物園改保護園 港青打造自然樂土

【明報專訊】節奏愈來愈快的現代社會裏,許多人將回歸自然作為新的精神追求。祖籍中山的港人郭錦琪(Justine)從美國名校畢業後,帶着遊學各地習得的保育經驗歸來,將父輩的中山農莊改造成自然教育基地「心薈」,令動植物和人在這片土地和諧共生。她的理想亦吸引4名喜愛自然的香港學生,他們通過港府資助的大灣區青年就業計劃來到中山,與Justine一起將自然教育理念推廣至下一代人。他們的經歷,正好展示灣區發展不受局限,機會不一定在繁華鬧市,也可以十分大自然。

明報記者 劉曉宇

Justine的祖輩生於中山著名僑鄉竹秀園村,爺爺那一代赴澳洲種植香蕉,家人經營果欄生意。上一輩人的奮鬥下,父親郭志舜成為建築師,同時一直懷抱着一個心願——回到爺爺家鄉做有機農場。2011年,在負責中山永安的一個地皮發展項目時,他找到附近文筆山山谷的一片腹地,將這片鬱葱的土地建設成「大風車農莊」,270英畝的農莊分佈着有機農場、山水湖、遠足徑、郊野公園及兒童動物園,這就是「心薈」的前身。

「我們一家人都很喜歡動物,爸爸很想做一個小的動物園給小朋友。」但當2013年Justine開始幫忙時,發覺自己不喜歡動物園概念,「在動物園裏,動物是用來給人看、娛樂的,但我覺得牠們有自己的價值,有權利生存」。從小在國外長大的Justine畢業於美國康奈爾大學,之後在巴黎修讀時裝設計。發現時裝產業對動物和自然的傷害後她決定退出,陸續到美國、英國、日本等地學習動物輔助治療、生態治療、自然農法等技術。Justine運用所學,並邀請香港農友到中山當顧問,慢慢將動物園轉型成保護園區。

讀時裝感傷害自然 轉讀生態治療

2018年,Justine辭去工作,將轉型後的園區命名為「心薈自然教育基地」。她承諾照顧農場裏的動物一生一世,為牠們絕育和定期體檢。狗、小馬、騾子、兔子、火雞……為每種動物親手搭建棲息地。例如生活在「豬豬山」裏的10多隻豬,原本是朋友送給父親的聲稱「迷你豬」,「6個月後生了很多小豬,發現完全不是迷你的」,到現在隻隻都長成了好幾百斤的大豬,「被騙了」,Justine笑道。

在內地,私營的體驗式農場及動物保護區概念並不多見,Justine希望以心薈促進自然教育,讓小朋友及青少年學懂尊重萬物生命,愛惜自然環境。疫情前每逢寒暑假,心薈都會舉辦冬、夏令營,邀請家長帶小朋友一同到農場短住,參與認識動植物的各類活動,並通過招募國際義工、定期舉辦素食周,交流和分享不同國家的文化及飲食。疫情之下活動停辦,參訪亦受到影響,令原本並不盈利的農場更加困難。Justine更因家事回港半年,只能遠程打理大小事務,「還好有他們4個幫我」。

參與官方計劃募港生實習 未料多人爭

Justine口中的「他們4個」,是4名去年6月通過「大灣區青年就業計劃」到農場實習的香港學生。港府2020年為鼓勵青年到灣區內地城市發展推出該計劃,心薈的「動植物護理員」是當時唯一的農場工。「當時他們告訴我,我們是最受歡迎、最多人報名的項目,大家都好意外。」Justine說。最終20餘人進入面試,她要大家分享和動物接觸經驗、可能的貢獻和期望。4名互不相識、喜愛自然的年輕人就這樣來到中山,成為伙伴。

修讀園林設計的鄧子源(Ben)負責培育植物,管理花園和池塘;在北京學中醫的曾智鵬(Ken)護理馬匹;澳洲修讀動物科學的梁雲蔚(Raewyn)照料動物;喜歡自然教育的鄭心怡(Jennifer)負責文宣和策劃活動。「可能在香港沒那麼多機會跟大自然接觸,發現這裏有一些動植物研究相關的工作,所以就來試試。」Ben說。

實習生:港少接觸機會 有「自然缺失」

喜歡馬的Ken畢業於北京中醫藥大學,讀書時在香港私人馬場做暑期工。「整個大灣區青年人才計劃可提供的職位,只有這裏能照顧馬」,來到心薈,Ken基本上整日和馬待在一起,幫牠們刷毛、洗澡、噴藥,每天工作完身上都會帶着「很大陣味」,但他樂在其中,「雖然工作都是梳毛,但可能今天梳這幾隻,明天又梳那幾隻」。工作時沒人管,節奏也可自己控制快慢,但他說自己做事「不要快,要做得好。梳兩下是梳,梳100下也是梳。這麼多匹馬,一天梳完也可以,但質量保證不了」。

在澳洲求學10年,Raewyn一早立定主意到內地工作定居。聽聞親戚提起就業計劃,她發現這份跟動植物有關的工作,「抱着試一試的心態,居然成功了」。她在農場負責照顧動物,帶牠們看醫生。朋友對她的篤定不解,有人問為什麼選擇內地不回香港,她則認為相關的機會在香港更少,「這裏有7種不同的動物,有更多機會了解牠們的生活習性、如何照顧。之前學的東西比較文字化,現實操作還是有些不同」。

Jennifer本科在港念生物科技,看到計劃決定趁機調整一下自己。「我也不知道自己真正想做什麼,不如先停下來,先跟大自然做個連接,再想好之後再做什麼。」她一直喜歡自然教育,認為是時機看看自己是否適合。她在心薈負責文宣、課程策劃,辦活動時亦幫忙設計美術和舞蹈。農場生活令她對自然教育有了新的認知,「之前我一直以為自然教育是利用自然教小朋友,但其實不是的,是要叫小朋友親近自然,自然不是一個工具」。節奏愈來愈快的社會裏,Jennifer發現大家都有一些「自然缺失」,或是因壓力患上職業病,她想「如果剛好可以做和自然相關的工作,我自己也會輕鬆一點」。

一年半的實習期內,港府給參與計劃的實習生每月補貼1萬港元,參與企業的聘請人工不得低於每月1.8萬元。計劃負擔他們由香港到內地的隔離費用,提供租屋補貼。中山政府亦由去年開始「大灣區人才支援」項目,為合資格者提供一年全新免費公寓居住。Raewyn在自簽的半年租約到期後搬入該公寓,Ken則繼續住在兩房的農場附近單位,月租千餘元,每天踩4分鐘單車返工。實習計劃公眾假期跟隨內地,年假則按香港標準。若沒有疫情,他們可能會和許多人一樣在周末回港。不過在外求學多年,大家都早已習慣獨立生活,不至無法忍受這樣的距離。

治好鼻敏感 與動物道別學習生死課

用不了Instagram、facebook等社交媒體令Raewyn不太習慣,「之前了解身邊的朋友的近况也是通過這些軟件,但現在可能要透過其他途徑」。好在她終於告別了回港必發作的鼻敏感,「之前每次從澳洲回港鼻子像開水龍頭,要吃抗敏藥才能緩解,到中山發現我可以自由呼吸」。和一隻小狗的告別則成了她的生死課,「有一隻狗狗突然瘦得很厲害,當我們帶去看醫生的時候,發現有腎衰竭的迹象,沒多久就走了」。面對親手照料的動物離去,Raewyn覺得衝擊和不捨,「會發現他們原來是獨一無二的,就像家人一樣」。她意識到「每個生命都不是必然」,因此更加珍惜周圍環境。

令Ken印象最深刻的,是和同伴一起完成的星月夜花園和麵包爐,「每塊磚都是我們幾個一手一腳搭的,那時大概6、7月,很熱,剛來這邊就開始做體力勞動」,「但有點成就感」,Ben補充。至於Jennifer就覺得,每次和參加活動的人分享彼此與大自然之間的感受是幸福的事,「在書本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種類的花草樹木,但是當你真正走進大自然感受它,每個人的連接是不一樣的,感知比認知更重要,自然教育也是這樣」。

農場工作小眾? 「每個行業有不同人才」

就業計劃2000個名額中約700個為創科而設,包括華為、騰訊等知名科企。問到農場工作是否小眾,4人紛紛表示遵從興趣的選擇才是最好。「這裏作息規律、圈子也沒那麼複雜,知足常樂。反正20多歲,什麼都可以試一試」,Ken表示。「別人會覺得去農場是做什麼,耕田嗎?聽起來可能沒有做創科、去企業這麼高級,但我覺得每個行業有不同的人才,也有不同的職業的需求」,Jennifer說,「如果按薪資或者時勢所趨判斷一個職業高低,這是不正確的。我們是一群熱愛大自然的人,就在我們自己的領域裏面發展到極致,我覺得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四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每天早上8點半工作至中午12點,午休兩小時,再由下午2點工作至傍晚6點,不存在加班煩惱。閒暇時,他們會一起出市區打邊爐。一年半的實習期滿後,大家都有各自安排。Ben和Jennifer都打算繼續回去讀碩士,回港再考上一個等級。Raewyn則想看看香港的公司是否提供機會續約。Justine亦希望實習計劃能有第二期,可令想留下的人繼續工作,也讓感興趣的年輕人有機會嘗試。

與慈善機構合作 助隱青覓得存在感

問及農場對於員工和訪客的標準是否為「喜愛自然」,Justine則表示也歡迎對自然無感,甚至害怕動物的人。她將自然療法融入實踐,農場與本港慈善機構合作,有隱青通過計劃來到農場,在與動物相處中覺得自己「第一次有存在感」,之後成為海洋公園導賞員,並考取潛水牌;亦有抑鬱症女生在與小狗來福散步後,流着淚說被牠「走幾步就回望等待」的體貼感動。有在跨國公司從業20年的港人主管,參加國際義工營後一直幫忙和支持心薈,其間不斷學習,取得國家園藝師和香港多個生態導賞員資格,現已是有豐富資歷的自然教育導師。「好多城市人,尤其是香港人生活壓力好大,來到這裏鬆一鬆、充一下電,會說這裏是最令他們放鬆的地方。」

父親回鄉經營有機農場的理想已實現,Justine的理想則還在路上,「我希望心薈可以成為廣東的戶外教室,融入國際文化,影響更多的人」。

相關字詞﹕自然教育 大灣區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