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

文.Johnny、Xiaoran/編輯.關曉陽

作家專欄

下一篇
上一篇

世紀.一一兩岸:廣州「整榕」,給大灣區什麼反思? / 文.Johnny、Xiaoran/編輯.關曉陽

【明報文章】最近許多友人問我們,雖然大規模砍樹是不對,但至於讓一座大城市的高級官員問責下台嗎?這看來十分讓人詫異,但如果放在廣州的語境下,卻是可以理解的。廣州城之所以不同於深圳或者香港,是因為它獨有充滿詩情畫意的柔情、喧鬧而不壓抑的煙火氣、一份寵辱不驚的恬淡。廣州有能力讓人慢下腳步,駐足欣賞,城市樹木為這座城增加了底蘊和底氣,但「整榕」確實足以讓人失望。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