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

港聞

下一篇
上一篇

灣區手記:與P一席話:帶路不容易 /文:尚東美

【明報專訊】「同佢哋真係溝通唔到,唔係英文問題,係大家做生意睇法嘅問題。」

P是餐職經理,有多年餐飲經驗,也有小注投資茶飲店,她任職的餐廳可說「民間一帶一路合作項目」,賣的是其中一個帶路國家的菜,在廣州甚至香港都不多見;店內唯一廚師來自該帶路國家,老闆也包括該國人。餐廳下一層有個展銷廳,售賣帶路國家土產,如阿根廷牛肉腸、格魯吉亞紅酒等。

生意睇法分歧 溝通唔到

這天到餐廳嘗新,沿扶手電梯上到8樓,兩邊透明閘拉起,僅餘一人可過的窄闊,像過境關閘。到了餐廳,P引領我們到露天座,坐下四顧,我們一枱兩人獨佔偌大平台。點菜後,大概因閒着無聊,P坐下與我們聊天。

「你哋呢支梨釀白蘭地好唔好飲?」原以為問了也是白問。「我無飲過,不過500幾蚊支我覺得唔值。」P坦率得令人替餐廳老闆擔心。

內地餐飲消費復蘇,今年上半年全國餐飲收入2萬多億元,按年增長49%。廣州餐飲行業更長居全國前列,疫情影響下也保持上升趨勢,今年1至5月數據顯示,全市住宿餐飲業零售額同比增長72.8%,遠高於全省以至全國水平,在一線城市排名第一。在興盛路、體育西路等食街,晚飯時間不時可見餐廳外排隊人龍。

異國老闆 水土不服

「這晚除了你們就只有另一枱客,有10人。」P說生意淡靜既因餐廳新開業,乏宣傳,也因中外合作的矛盾。由食材的選用,到包廂用途等,P對異國老闆多有分歧。她說內地飲食業競爭大,必須十分熟悉這裏的人及巿場,「我有信心半年內搞旺呢間餐廳,但要換咗個老闆先」。偶有橫蠻食客,既要光顧,不認識這異國之餘又大力質疑這國菜有何好吃,P也要壓下怒氣解釋。

「這裏以前是開類似大牌檔的,很旺。」從露天座可遠眺珠江,在炎夏也有涼風吹來。菜很淡,P推介了一支紅酒,入口有種人工的甜,還未喝完,P突然小聲說:「喂,我可唔可以攞走你哋個冰桶用,唔好意思,老闆又帶朋友嚟食飯,又話要開紅酒呀。」

文:尚東美

相關字詞﹕大灣區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