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

港聞

下一篇
上一篇

大灣區GBA新聞:穗最貴城中村改造 製衣村面臨拆遷

【明報專訊】「握手樓」、橫七豎八的電線、人車自發形成的獨特「避讓規則」,位於廣州海珠區的康樂村和鷺江村乍看與其他「城中村」無異,但當見到堆積成山的布料、密密麻麻的鈕扣和拉鏈、日夜運作的縫紉機,就能明白為何這個被稱為「製衣村」的地方會佔據國內中低端女裝成衣市場半壁江山。

大門外的政府公文、鐵閘上的店舖搬遷通知、人去樓空遺留的雜物,村民分紅領跑全市的兩條「土豪村」正面臨拆遷,這個投資總額逾346億元(人民幣,下同)的重建項目,被冠上「廣州最貴城中村舊區改造」之名,引發多方關注。村內的製衣廠、小作坊老闆堅持一切如常,表明一日未清拆就會繼續經營,「有地方搬就搬走,沒地方搬就(把貨物和設備)當垃圾賣掉」。明報記者 陳奕勤

佔內地中低端女裝一半市場

與「廣州矽谷」格格不入

與知名學府廣州中山大學僅一街之隔,相鄰地塊更有當局着力拓展成「廣州矽谷」的中大國際創新生態谷正在興建,跟高教、科創格格不入的「製衣村」,「向心力」來自再遠一點、在紡織業大名鼎鼎的中大布疋市場。坊間有「全國紡織看華南,華南紡織看中大」之說,臨近中大布匹市場的城中村當年因租金低廉、管理鬆散,成為小型製衣廠首選,並因此形成完整成衣產業鏈。《廣州日報》報道,以中大布疋市場為中心的紡織服裝產業集聚區有3萬多間製衣廠、作坊、店舖及逾30萬從業人員,每年交易額逾2000億元,製造出內地一半以上的中低端女裝成衣。

兩「土豪村」2018年收入10億

村民獲分紅7.5億 人均逾15萬

其中的康樂村和鷺江村還以「土豪村」著稱。《南方日報》報道,2018年兩者的村集體收入分別高達6.8億元和3.5億元,並各拿出5億元和2.5億元給村民分紅,人均可獲24.4萬元和15.8萬元,上述數據均為廣州最高。《羊城晚報》報道,去年12月廣州公告資源交易中心掛牌康樂村和鷺江村總建築面積近336萬平方米的更新改造項目,投資總金額約346.6億元,一舉成為「廣州最貴城中村舊區改造」工程,超越保利地產投資總額約300億元的花都區三東村舊改項目。按照計劃,2023年10月底前可完成清拆工程,2025年底前安置房屋將基本落成。

拆遷賠償無關廠戶 10萬人瀕失生計

內地不少城中村是由原居民興建,再租給外來者,因此分紅和拆遷賠償都與在此開廠、務工的約10萬人無關,他們如今更需擔心生意和生計。在被列為首期集體物業拆除區域的鷺江東約新街88號工業區,當局7月19日貼出告示稱,已於3月22日張貼通告,要求租戶做好退場準備,避免續租、轉租、承租或其他繼續投資行為,相關物業租賃期限至6月30日已全部屆滿,租戶須於7月31日前撤走所有財物。

本報記者8月在現場見到,該工業區已人去樓空,並被圍封,門外有兩名保安看守,各間店舖的拉閘門都貼有搬遷通知,絕大多數仍留在「製衣村」。當時尚未有大型清拆工程,僅有工人在拆除電線。知情人士透露,東約新街88號工業區拆後將建回遷房,而很多租戶在封場前還以為可以做多半年。

有服裝店老闆稱「還沒拆就繼續開」

距離該工業區僅約50米的一間服裝用紙店已營業10多年,老闆稱此地產業鏈完整,生意好做,雖擔心遭「強拆」,但「只要還沒拆就繼續開下去」,又預計政府不會在其他地方重置「製衣村」,屆時只能返回家鄉湖北。工業區大門對面的服裝輔料店老闆則說,不清楚拆遷範圍何時跨過門前寬約10米的街道,波及他們,「也不知道等一下那個『炸彈』要『炸』到哪一邊」,估計最多還能堅持兩年,到時「有地方搬就搬走,沒地方搬就當垃圾賣掉,你能怎麼辦」。他認為,「製衣村」未來會是「有錢人」的中高檔住宅區,不再屬於他們這種小商戶。

廣州城中村達138條,當中包括坐落CBD(中央商務區)天河區的石牌村、「皮具村」白雲區三元里村等,市政府計劃未來3年加快重建中心城區83條城中村,期望到2023年完成33條城中村重建,村民得以回遷。

相關字詞﹕廣州 製衣村 城中村 大灣區

上 / 下一篇新聞